武青越

辣雞文手 瞎幾把寫

【朱白】 至暗晨星 (神父X路西法) 五

天主教徒慎入!!谢谢!!

前文:   


五. 一步 

“那我要是说,我想喜欢你呢?”

白宇闭着眼,不去想朱一龙的表情,只是听到他陡然加重的深呼吸和随即的屏息便明白了答案。这个问题终究还是太为难他了,且不要说朱一龙是终生侍奉上帝的神职人员光同性恋在天主教是重罪这一条就足以给他们划开一条泾渭分明的线。

白宇起身走了,朱一龙脸上到底是什么表情他一点也不感兴趣看。秋风萧瑟,转眼梧桐叶便落满了地,踩在上面卡兹卡兹的响,干萎,脆弱。等朱一龙的视线再也没有钉在背上的时候白宇才缓缓将勉强撑着自己的那口气吐出来。

究竟是谁给了他自信让他对才见了几面的人说这些胡言乱语的东西?

又一次,再一次的。被同样的人拒绝了!!

他嘲笑着自己总是学不乖,千万年前就是这般傻,没想到千万年后仍旧是这副没出息的样子。

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以往的一切春天都无法复原,即使最狂热最坚贞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瞬息即逝的现实,唯有孤独永恒。(注)

白宇的眼睛红得滴血,瞳孔拉成竖状,巨大的恶魔翅膀被背后破出来扇起滚滚风尘,又羞又怒额头上的青筋都鼓起来了,已经没有办法维持伪装了。

猛然回身阴狠的盯着高耸的教堂,他知道朱一龙就在里面。没有分毫犹豫的,他抬高右手,刚刚还算晴朗的天空乌云密布,小镇上方遮天蔽日透不出半点光线,黑云密布中藏着雷声隐隐轰鸣。

Night is coming!(注)

白宇猩红的舌头舔过饱满殷红的唇肉,勾起一抹残忍的冷笑,右手轻描淡写的往下一划,一道红色的闪电带着雷霆万钧之势朝着教堂奔去!

却在劈中教堂的一瞬间自己变化了方向打在广场上,人群这才四处逃窜起来。白宇一点也意外,手腕轻转又是几下,他的腕骨消瘦突出,转动时动作优美仿佛在指挥一场盛大的交响乐。一道道闪电似巨蟒,扭扭曲曲的从天上砸下来,每一次目标都是教堂,却每一次都转到别的方向。

七道天雷打完,白宇收了手。父神不是如此偏好七这个数字嘛,我就降七道雷,劈不死朱一龙我还不能搞点别的破坏?

等飞沙走石都尘埃落定,白宇晃眼一看广场上凌乱破败,广场基本上全废了,周围几家住户也被殃及池鱼,房子内部燃起大火,再仔细一看就连平日里自己最喜欢坐的那张椅子也被炸没了。

也好。白宇亲手斩断了仅有的联系,撕心裂肺的快意让他忍不住抱着肚子笑出了声。

 

“我主...”小毛乖巧的落在他肩膀上。

“怎么?”意外的白宇语气松散,竟然没有半分怒气。

“想给我主吹彩虹屁。”小毛试探着说道,他敏锐的察觉白宇奇异的平静。

只是它不会明白,这样的平静是用心死换来的再无波澜。

“嗯,你吹。”白宇张开翅膀腾空而起,一下小镇就缩小了很多,各家各户房子变成了一个个小圆点,然而从众多圆点里白宇仍是一眼就认出了教堂。

他不再多看一眼,漫无目的的往前飞,他现在不想思考,也不想做任何,只想消耗一点过剩的体力,以求心里憋着的那口气能够顺一些。

“我主今日招雷简直太帅了,轻轻一招手就有七道天雷,红光中我主长身玉立,我只恨雷电不能是七彩的,不然我主在彩虹的光下一定更好看。”

白宇好笑的扯了扯嘴角

“你这个彩虹屁吹得简直狗屁不通,七彩的闪电你当我的雷从哪里借来的,酒吧还是脱衣舞厅?”

“哦哦哦~我主笑了,我主一笑更好看了,我主是天地间最好看的人。一个笑容就让世间所有美好都要失色,没有谁能不为您倾心!”

“没有谁吗?可不就有人...”对话戛然而止,小毛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揪着白宇肩上的衣料防止自己被吹下去。

 

等白宇彻底冷静下来已经是两周后了,这段时间他没有去过一次教堂,长椅已经碎成了无数片再也拼不回来了。他不去找朱一龙,两人就断了联系,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昭示他,他们之前那些稀薄的联系全靠自己拼了命的死撑,一旦自己放弃,那么他们便隔着山海,永无相遇之时。

本来也没有什么,若是普通人得不到就放手好了,不至于要死要活的这年头谁缺了谁活不了啊。可朱一龙不一样啊!若是不能趁这个时候把他解决掉,等他三十岁一到回到天上立马回想起在人间的时候自己给他下了多少绊子,那还不得把整个地狱都铲平了。

得不到就必须毁灭。

白宇挠着下巴的胡茬发愁,可怎么办啊...上次把话说得这么死,完犊子了么不是。现在也没脸再去找朱一龙啊,派去勾引的男人女人全都铩羽而归。日历上被他叉了两页,毫无进展,不仅没有进展还倒回到比不认识还遭。

 

在白宇彻底消失在世界里的这半个月,其实朱一龙也并不好过。他并非没有被人表白过,男的女的投怀送抱他都不在意。他并非没有爱,只是他的爱太宽广了无法只专注一个个体上。然而在白宇没有来找他的日子里他逐渐觉出一些以前没有的感情来,说不清楚是愧疚还是什么,他看着教堂门外反常的天雷滚滚宛如警告他的回避的狠狠的刺伤了一个人。椅子已经粉碎了,他重新做了一张新的,得空就透过绘着圣画的玻璃看一看那张长椅,却再也等不到白宇。有几次失神的摸手机,除了信用卡短信就没有别的了,他才想起他们根本没有交换过邮箱。

某日朱一龙偶然在超市见到了白宇,他隐藏在货架里看白宇兴趣缺缺的采购了一些生活用品却没给食物区半个眼神,青年穿着白T和松垮垮的灰色棉裤子,那种舒适又懒散的样子竟然意外的迷人。说不出是什么心理,朱一龙不敢上前打招呼又舍不得就这么走了,活像个变态似的偷看了白宇一路直到他结账出去。

 

又过了两日教堂要出去发小册子宣传,小册子配一袋曲奇饼干。按说都是统一配备的,朱一龙自己亲手做了一份曲奇饼干仔细交代了志愿者,一定一定要把这份亲手送到白宇家里,女孩儿红着脸表示定不辱使命,把那一份单独放到自己外套的口袋里和其他志愿者一起出发了。

按说这种小事情身为教堂最高职务的神父是不用太过关注的,所以他悄悄换了普通的Tshirt牛仔外套和裤子跟着女志愿者走了一路,看她给路过的人分发小册子宣扬天主教精神并希望非教徒可以来参加弥撒。

直到女志愿者走到了白宇门前,玻璃木门上面一层浅色的帘子把那人家里挡得严严实实的。朱一龙躲在对街的拐角看志愿者敲门。

“叮咚,叮咚~”门铃按了两次,里面才打开门来。

只见白宇穿了一件黑色的毛衣,黑色的牛仔裤赤着脚拉开了门,身体没骨头似的斜倚在门框上挑着眉听志愿者讲话。

“你好,我是本区天主教堂的志愿者,请问你...”

“美丽的小姐还未请问芳名?”白宇打断了她,可那惑人的微笑足以让所有人原谅他的不礼貌行为。

“哦,我叫安柏。这是我们宣传册要看看吗?还有小饼干。”她递上朱一龙嘱咐的那一份。

白宇随意的翻了翻册子,

“你拥有一个很美的名字,可我不信教啊。”白宇无辜的眨眨眼,

“啊?这样吗?”安柏搞不懂了,如果这么坚定地无信仰人士为什么神父要千叮咛万嘱咐交代这份一定要送到呢?

她的目光转到了白宇手上那一捧小饼干。

“那先生要不要尝尝我们的小饼干?很好吃的。”

朱一龙看白宇眼里露出大大的疑惑来,手指扯开系好的蝴蝶结,捡了块小的放到嘴里。紧接着表情忽然变了一下,站直了身子又丢了一块到嘴里嚼。

饼干一入口,白宇就知道这个一定是朱一龙亲手做的,只有神赐的食物才能让他尝到味道。

“安柏,饼干很好吃是买的那一家的啊?”他重新挂起甜腻的笑容。

“这...就..豪斯饼干厂定的,不过这份看着不太像..”白宇骤然靠近安柏,身体带着一种极为清淡的香味,类似于沉香混了湖泊的味道,让安柏红了脸不敢看他。

“那这份是哪里来的呢?”白宇白牙叼着一块饼干,斜飞的眉梢眼角,风情撩人。

远处的朱一龙说不出是个什么心情,诚然白宇是帅气的,可如此又嗲又甜的对着别人眨眼就.....就什么?朱一龙不敢往下深究了。

“是神父给我的。”安柏被迷到七荤八素,什么话都往外倒。

白宇得到了满意的答案,舔了舔手指上的饼干碎末礼貌的送走了安柏,仍是摇着头婉拒了。

他打赌,朱一龙就在附近悄悄看着,他故意摇头给他看表示自己不会再去教堂。

千万年间,向来都自己努力勇敢的向他靠近,对面的那人不止不往前走还往后退。

哪有这样的道理?

一步,只需要一小步。

白宇卑微的渴求这一步,只要朱一龙肯往前,哪怕只是一步,如此,剩下的九十九步也好,九千九百九十九步也罢,不论付出何种的代价他都能坚持走完。

  

未完.


注:《百年孤独》原文。

 出自雪莱的诗,The two spirits:An allegory其中原句。

 


其實超喜歡自己寫的這段...捂臉

“我不信教,但我想信你.”

翻譯過來就是

我沒有信仰,這個世界上我不信任何已有的宗教.但我想信你,將你當做信仰,全心全意信相信你,奉你為神.


請讚美澆汁太太的高產!!最近摸魚摸得少的我澆~( ・᷄৺・᷅ )

浇汁:

好久没用ipad,太细了笔压感挺迷的,轻了看不见(我瞎),重了太粗了

機關算盡,得一人心.

計謀誅心,取一瓢水.

喜提澆汁主動加作業

浇汁:

叫起来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哒

隆福鸡笼:

  【【【【【浪里小白龙活动第三弹】】】】】

※巍澜衍生除巍澜不拆不逆外瞎几把拉郎 雷到不负责

十一月三日韩国首播日正式官宣

十一月随机掉落 敬请监督

            

     千年修得同船渡     万年修得共枕眠
                   是一个    天嫌配
                闭眼抽签    瞎几把牵红线
                      只有你想不到
                     没有我们拉不了
                    做媒       我们是专业的
            浪里小白龙红娘馆 你 值得拥有

p1为最终结果  p2真实乱炖你看看就行(?)

【鸣谢海报制作美术总监 @姓叶的 和人形抽签平台 @Yoko酱】 


吃粮认准以下TAG☆☆☆☆☆

#浪里小白龙# #浪里天嫌配#

 

感谢下面各位文手画手老师(顺序为抽签顺序 无具体排名)

攻受后数字为抽签攻受编号 再问自杀(具体见p3)


姑妄 @姑妄 攻14受16 公子景x裴文德

火柴 @凜煙至結   攻10受15 何开心x突厥伯力

岛屿   @小螺号瞎几把吹仙鹤听了瞎几把飞  攻13受2 夜尊x谢南翔 
 
鄞谖 @鄞谖 ° 攻15受15 花无谢x突厥伯力

傀儡  @Bonzi堡主_傀儡 攻6受9+16 朱厚照x舒展/裴文德 

Pollinerry @Pollinerry 攻1受1 柯泽x章总

栖川 @一朝闻道 攻13受13 夜尊x小远

公猫的奶  @公猫的奶 攻9受8 洛怀风x真水无香

阿想  @我是阿想 攻17受10 齐衡x质子伯力 

呼噜肚  @肚纸 攻18受20 林风x杨修贤 

维庸  @维庸 攻9受1 洛怀风x章总 

白砂糖  @当归白砂糖 攻6受8  朱厚照x真水无香

盗孑  @消失的盗孑 攻19+24受11  罗勤耕/傅红雪x质子伯力
 
锦锦  @金色沙雕鱼 攻16受9  连城璧x舒展 

杪杪  @木少金也不多 攻17受17  齐衡x法海 

武青越  @武青越 攻11受2  罗浮生x谢南翔
  
阿迟  @又迟到了呢 攻1受8 柯泽x真水无香 

浇汁  @浇汁 攻12受12  沈巍x赵云澜 
  
八口  @杨修贤 攻8受18  岑子默x牧歌

云卷  @云卷了个卷 攻10受18 何开心x牧歌 
  
斥  @斥 攻14受6 公子景x曹光 

叽丝丝 @一块好吃的炸鸡排 攻4受6 傅成勋x曹光

痴延 @褐色泡芙xy 攻7受3 宫铁心x尤东东

Mr. L @Mr.L 攻13受18 夜尊x牧歌 
 
茕鹿 @神奇田螺 攻17受8 齐衡x真水无香

大金鱼 @XY大金鱼 攻3+13受14 嬴稷/夜尊x妖化裴文德

二十七杯酒  @二十七杯酒 攻7受2 宫铁心x谢南翔

吸北渲  @吸北渲 攻4受16  傅成勋x裴文德 

越山丘  @越山丘   攻8受21  岑子默x罗非

小队长   @小队长の仓库  攻13受14  夜尊x妖化裴文德

可乐  @那就来点可乐吧   攻15受17  花无谢x法海

毛猴  @吃芒果的毛猴 攻21受7  樊伟x微光

骨头 @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攻16+17受8 连城璧/齐衡x真水无香

JDS叔 @JDS-叔  攻11受2   罗浮生x谢南翔

tour @光速爬墙侠  攻7受4   宫铁心x林大宇

敌敌畏 @DDW🏄‍♀️  攻13受9 夜尊x舒展

素贞 @夏日限定甜素贞🎉  攻16受8  连城璧x真水无香

风月 @无非风月  攻11受11  罗浮生x韩沉

黑蝉七 @黑蝉七 攻3受7  嬴稷x微光

双马尾 @杀生丸的双马尾 攻11受4 罗浮生x林大宇

南渡 @南渡  攻7受8 宫铁心x真水无香


↓以下老师响应国家二胎政策交第二份作业↓

 盗孑 @消失的盗孑   攻22受21 冯豆子x罗非

 浇汁 @浇汁   攻21+16受18 冯豆子/连城璧x牧歌


 



「一切多么远了

那个夏天还在拖延」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我们还在

 

    

大家懂的,有些文看不到了正常。

等過段時間會重新出現的(๑•̀ㅂ•́)√

愛你們 喵喵噠

【朱白】 至暗晨星 (神父X路西法) 四

天主教徒慎入!!谢谢!!

前文:  


四. 等一个回复         (英雄救美?+告白?副主题才是精华哈哈哈)

之后连着半个多月白宇都没见过朱一龙了,不过不妨碍他暗戳戳的给朱一龙搞事情。派去诱惑朱一龙的从少女到熟妇甚至到了少年都试了一遍,朱一龙完全不接招,太极拳练得极好。

白宇愁坏了,这可咋办,算算离他三十岁只有半年了...

“我主连忧愁的时候都如此这般动人..”白宇视线里忽然出现黑色毛团,吓到一个后仰。

“啧”不耐烦地挥开它。

“我有一个办法能为我主解忧!!!”小毛举起自己牙签一样细的手,白宇点头

“事到如今只有我主亲自出马了!夏娃也能难挡我主魅力更何况一介凡人?”白宇想掐死它。

“既然我们杀不掉他,就只能让他自甘堕落的道路了,其他人段位太低只有我主了!您和他相识万年,您该是最了解他的人。”。

白宇压着脾气听完一想,好像是那么一回事儿?他转了转戒指,计从心上来。

某一天夜里十点,朱一龙独自走夜路,忽然巷尾串出两个凶神恶煞的人来,手臂上的肌肉夸张的鼓起,上面纹着花花绿绿的不知道是啥,白宇蹲在拐角悄悄探头围观。

劫匪没有多话训练有素的举着刀,白宇懒得听他们在说什么,正准备等朱一龙吃点苦头再出去英雄救美。他看到朱一龙极其淡定的回了几句,然后把手里的包和纸口袋规规矩矩的放在地上,站起来的时候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拳猛击其中一人的肚子,那人当即疼弯了腰,再用手肘猛地向下砸到那人后背人就软软倒下了,旁边的人也反应过来了挥刀刺过来被朱一龙偏头躲过,掐着手腕从下往上一拳砸断了那人的手臂,骨头碎裂的声音清脆。

白宇愣愣的看朱一龙整理了一下衣服抱起地上东西向自己走来,

“小宇?”朱一龙在拐角发现了蹲在地上的白宇,今天他穿着深色渐变的毛衣,缩成一小团在墙角,看着很小一只的样子。

“啊,我那个..我刚刚看到..”白宇语无伦次的半天憋不出一句话

“吓到了?”朱一龙以为他是腿软,白宇自然是打蛇随棍上,赶紧认了。

“我练过泰拳。”朱一龙轻描淡写的解释了一句

“吃饭了么?我准备回去做点夜宵,要一起吗?”他掂了掂大口袋,白宇想也没想的点了头然后发现自己没出息的蹲到腿麻,站不起来了..

正在白宇龇牙咧嘴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只手,巷道内昏暗的灯光给他镀了一层暖色,指甲修剪的很好,掌宽指圆的。

“Father...(注)”他喃喃出声,眼神迷惘如出走千年的迷途羊羔。

朱一龙心神一震,把他从地上拎起来两个人并肩往前走去。

 

朱一龙的夜宵果不其然的又做了一堆,要不是白宇拦着估计朱一龙能搞烤火鸡了...

“龙哥,你做太多了!”

“你太瘦了,该多吃点的。”

最后下白宇的阻拦下朱一龙只做了两个布丁,一盆沙拉,几个三明治。果然这次白宇又尝到了味道,他最喜欢布丁,甜甜弹弹软软的入口即化,每一口都能让他愉快的眯起眼睛。

“差不多了,小宇,再吃你又要吐了。”朱一龙摁住他想要再拿一个三明治的手,白宇想了想放下餐具,好不容易吃到了味道千万不能又给吐了。宾主尽欢的一顿饭,白宇到睡觉时仍然十分愉悦。

 

“Lucifer,”白宇从恍惚中醒来,他很久没听过有人这么叫自己了,他在水中倒影看到自己额头上佩着闪烁的星辰光环,巨大白色羽翼顺服的收在背后

“叫你呢,你在看哪里?”白宇回头,米迦勒站在身后不耐烦地皱眉,他脾气总是太过急躁了。

“听到了。”白宇懒洋洋的回了一句

“天父是不是把拂晓的明星摘来给你做戒指了?”米迦勒坐到他身边歪着头打量他的手指,白宇抬起手手朝着天空,食指上环着一枚戒指,里面是天上最璀璨的晨星,在戒指的宝石里熠熠生辉。

“天父果然是最宠爱你的。”

“那是。”白宇骄傲的撅了下嘴。

“我听说你今天又向天父倾诉了你的爱意,还说要给天父写赞歌是真的么?”

白宇嫌他吵,晃了晃头发,目不错珠的注视着那枚戒指,忽然张开的手掌被人握在手心。白宇抬眼,是天父。

“Father。”天父总是耀眼到让众天使不能直视,也只有白宇胆子最大,总是痴痴的望向他浩瀚深邃的眼眸。

“Lucifer,你可有看过我的杰作?”

“您是说那些泥土造出来的人类,确实是...”他不知道他怎么夸,泥土做的东西要让他开口夸太强人所难了。

“嗯,从今往后众天使皆要以圣子为尊。”

“Father!这简直荒谬!”

第一次,最受宠爱的路西法被天父毫不留情的赶出了圣殿,路西法执拗的跪在殿门外

“Father,我再也不是您最喜爱的孩子了吗?你如何能让区区一个人类凌驾于众天使,我这般的爱您,您却可以毫不在乎的践踏我的真心!”

殿里没有任何回应,白宇跪了七日,拂袖而去。

 

“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神众星以上。”

然后他们是如何记载我的?

【天上现出异象来。有一条大红龙,七头十角,七头上戴着七个冠冕。它的尾巴拖拉着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在天上就有了争战。米迦勒同他的使者与龙争战。龙也同它的使者去争战。并没有得胜,天上再没有它们的地方。

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旦,是迷惑普天下的。它被摔在地上,它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

白宇泪眼朦胧的醒来,诸多早被他刻意遗忘的前尘过往随着他与朱一龙越发的亲近而逐渐苏醒。他已经快要记起自己是如何迷恋着自己的父神,无数个日日夜夜只要能伴在他身边就满足不已。可父神竟故意用低等人类来试探自己,来羞辱自己。

他坐起身,眼睛已经变回了恶魔的红色,他记起来了,他都记起来了。

自己是如何的仰望和爱着他,最终又是如何被伤害被羞辱。

他掏心掏肺的时候,尚未做好撕心裂肺的准备。

 

“我主,您醒了,我看您似乎在做噩梦想叫你,可又不敢叫你。毕竟恶魔是不会做噩梦的,我们就是噩梦本身。”小毛落在他膝盖上。

白宇讪然的扯了扯嘴角,不置可否。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

“我看我主昨日如此开心的归来,可是计划有了进展,我主美貌俊秀定能把上帝迷个神魂颠倒,若是再假装出一些爱意那么上帝三十岁以前一定会为了您犯下重罪的。”

“假装出一些爱意?”他对他,如果说还有爱意,那必定不会是假的。从来不是惊鸿一瞥的昙花一现。是精心粉饰藏起来的真心,可见的不过管中窥豹的那一点点花斑罢了。

之后好几天白宇都不敢再靠近教堂了,心火就像余烬在暗自焚烧。某天晚上他隐身在朱一龙房间,面无表情看他沉沉的睡去的容颜,无法再掩饰内心的炙烫,只想拉着他一起燃烧成灰烬,飘落。

爱和恨总是携手而来,他双手抱满怀了回忆,是毒是解药,是拔不出的刺。

他想要再感受一次抚摸,手掌几乎快要触碰到朱一龙的发丝的时候,朱一龙翻了个身把他吓跑了。白宇一路狂奔回了地狱,连指间都在颤抖。

又熬过了几日,白宇还是出现在了教堂外的长椅上,没过多久朱一龙也来了。他甚至没有发问就自顾自的坐在白宇旁边,似乎长椅就是他们的暗号。

“有几天没看到你了。”朱一龙拿出烟看白宇,白宇摇头。

“我不信教的。”白宇答了一句

“可你之前进教堂还画了十字,我以为你其实是信的。”朱一龙突出一个烟圈。

白宇又摇头否定,他根本不懂天主教教礼只是看着朱一龙做了下意识跟着学罢了。

“我不信教的。”他又重复了一句,朱一龙有些莫名的看了一眼白宇,他早就敏锐的察觉到了白宇身上的种种违和感,见白宇此刻正坐直了面朝自己

“但我想信你。”

朱一龙沉默了,烟雾从嘴里缓缓地飘出来。

“我可以相信你吗?”白宇似乎根本不期待他回答一样,问完了就回过了身,头仰靠着椅背。

我可以相信你吗?借以计划弑神的名,再次把心挖出来双手奉上,求一个也许可以维持几十年的虚假繁荣。白宇已经想好了,要是可以,要是朱一龙中了陷阱,堕入凡尘,他便接住他。他会假装普通人类和朱一龙浪费完这平凡庸碌的几十年。你我乘坐同一条船,寻欢或寻死。

“可以。只要你想,你可以相信我 。”朱一龙无比认真的注视着白宇的侧脸,看他的鼻梁起伏如山脉。

白宇听了没有多余的表情,他合上双眼掩耳盗铃般断开和外界的联系,就在朱一龙以为他不会回话的时候,他听到白宇口齿清晰的问

“那我要是说,我想喜欢你呢?”

 

 未完.


注:Father,路西法时期叫father意为父神。

居居神父原本也叫Father。

不管什么时候都是father,我还蛮喜欢这个设定的....

 


就衝這個,你崩潰的後台,莫名其妙的限流都能被原諒了..程序員也不需要祭天了


今天更至暗晨星

口红4

醒了醒了!!!睡醒就能看夾手是幸福的!!!

浇汁:

现在是口红4了吗,还???挺快的(都压了多久了)哈哈哈哈




※背后注意?这次可能还好




请点击图片







 @武青越 你醒了吗?





【朱白】 至暗晨星 (神父X路西法) 三

天主教徒慎入!!谢谢!!

前文: 


三. 神赐    (看居居如何从抓住胃开始抓住北北的心。)

白宇偏头假装不看朱一龙,他注意到朱一龙抽烟的方式不同于自己,中指和大拇指掐着烟蒂,风忽然止了,烟一根线直直向上扶摇而去,烟雾缭绕中他面无表情的脸高贵又纯洁,恍惚间总让白宇有种其实这人早就觉醒了的错觉,美轮美奂,冰冷无情。白宇有一搭没一搭的抽烟乱想着,没看到悄悄打量他的朱一龙,青年脸上总是未语人先笑,模样算不上顶顶好看,可总是有种熟悉的亲切和愉悦的感觉让人忍不住看一眼,再看一眼,视线就离不开了。白宇在偷偷打量他,那种目光如有实质,一会似微风一会似刀子,他回过头去看白宇侧头叼着烟的样子,有一种宝刀出鞘的嶙峋之美。

 

安静的抽完一支烟,也不尴尬,反而生出多少静谧的祥和的虚假繁荣来,白宇心里冷笑这种荒唐错觉。远远地看到一个红发的女人向他们走来,他看一眼便这女人应该就是阿斯莫德派来的。女人有欧美人惯有的那种高鼻梁大眼睛,皮肤白皙脸上缀着几颗小雀斑,纯白的长袖短裙,一字领里饱满的乳房呼之欲出,妖冶艳丽,虽只是远远一见,也隐约觉得暗香浮动。

白宇嘴边衔着一丝笑意,好奇朱一龙该如何的反应,故意留下来看戏。女人风情万种的抚了抚红色的发丝转眼已经走到了朱一龙面前,忽然如柔弱的柳枝般倒在朱一龙身边。朱一龙眼接住了女人,女人伏在他的膝盖上紧闭着双眼,嘴唇红润似应季新上的红樱桃般散发着清甜的香气。这种香气正是恶魔独有的香味,用于勾引魅惑,无一能逃脱。白宇笑着打算看朱一龙失足跌入埋好的坑里,他甚至脑补出了朱一龙因为破了不能动凡心的规定而无法觉醒,只能留在人间供自己赏玩的画面。

在白宇期待的目光下朱一龙毫不怜惜的用大拇指掐朱面前女子的人中,力度大到装晕的女恶魔几乎是惊叫着清醒过来。白宇傻眼了,女恶魔傻眼了。怎么回事,这和安排好的剧情不一样啊???

女恶魔不愧是训练有素迅速从又惊又怒的表情转回到楚楚可怜,红着眼圈捏着朱一龙的袖扣弱柳扶风,我见犹怜,白宇在心里默默地赞许了一下阿斯莫德手下的应变能力和不屈不挠的精神,决定年终奖多给阿斯莫德加一点。

“多谢神父,我....”女人期期艾艾的仰高头看朱一龙,脆弱纤细的脖颈弯出凄美的弧度。

“这位女士请坐,”说着朱一龙自己站了起来,女人扑了个空只能坐到朱一龙腾出的空位。白宇只恨刚刚走神去了没有反应过来,现在朱一龙已经站到了自己身旁再起来也就不好了。

“多谢神父,我听说镇上来了一位英俊的神父向来就是您吧,我叫莉莉,家里人逼着我和青梅竹马结婚我就逃了出来求您收留....”莉莉挂着眼泪可怜兮兮的看着朱一龙,白宇心里吐槽着故事老套,不过女人足够漂亮让人动心就好,他观察着朱一龙蹙着眉正在思索的样子。

“莉莉我是本区教会的神父,朱一龙。听闻了你的情况实在让人惋惜,我建议你报警。”

啊?

白宇和莉莉又傻了,什么,没听错吧报警?

这些反社会的答案是怎么说出来的??

趁着莉莉傻眼的同时朱一龙当机立断的招来远处的修士以一种不容置喙的太多让他扶着这位莉莉女士去警察局。三言两句就把一个精妙绝伦的计划打乱了,白宇呆呆注视着正在给莉莉女士挥手告别的朱一龙有点蒙,难不成他不喜欢这个类型的?下次换个模样清纯一点试试。

目送修士和莉莉走过了拐角,朱一龙一派轻松的转过头看白宇

“小宇,你没吃饭吧,要不要一起吃?”

白宇被过于亲密的称呼羞了一下,赶紧点头。

“现在太晚了,餐厅已经关门了,要不你到我家来吧。”抬手看了看腕表,朱一龙提议道。白宇这次完全没有掩饰住自己的惊讶,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置信的傻看着朱一龙,整整五秒说不出话了。

朱一龙也感觉得第二次见面就这么主动热情不太像自己,但话已经不经思考的冲口而出了,老话说得好,覆水难收。白宇眨了眨眼,再眨了眨,吐出一口浊气,吊儿郎当的靠回椅背上慢慢吐出一个好字来,朱一龙悬在半空的心脏这才落回原处。

“你会做什么的?”

“炒鸡蛋,煎培根,意面,如何?家里还有些黄油面包,要不要再买点什么?”朱一龙歪着头征求白宇的意见样子简直犯规,含水的大眼睛在夜里亮的夺目,唇边一抹温和的笑意,如沐春风。

白宇真的很想把这个人从胸口划开,扒开碍事的两排肋骨,掏出他的心脏仔细看看,转世真的会让人发生如此大的变化吗?可他不能,恶魔从朱一龙出生的开始没有一分一秒放弃过杀掉他,不过到底是父神转世,恶意都难近其身,哪怕是刚起一点杀意都会被看不见的白光灼烧。

“挺好的,我吃的不多。”白宇的主食仍是地狱里那些凄惨哀嚎的灵魂,是各种原罪的恶意。人间的食物只是做做样子,他的舌头甚至根本尝不出咸甜,所有的食物,不管是人间还是地狱的灵魂在他嘴里都是一样的,苦涩,只有苦涩。纵然他心里对进食这件事已经没有任何期待,可他需要进食,再苦也要吃,只是为了活,活到父神死去,天上消亡的那一日。

“你看着是很瘦。”

朱一龙的眼神在白宇腰间扫了一圈,目测自己一只手就能揽过来,心里想要不要再煎块牛排好了。白宇无所谓的跟着朱一龙往前走,走到教堂门口他才想起神父是住在教堂的!!!自己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要跟他去吃饭,白宇差点跳起来跟朱一龙说,这饭我不吃了!放我回去!!

然而他没有,他有无数次开口逃开的机会,然而他没有。

白宇跟在朱一龙身后,一回生二回熟的抬手在身前划着十字,走进教堂。看不见的圣光灼烧着他,还是那么想让人痛哭流涕的逃走。也许是有了心理准备,纵然每一步迈出都能让他痛到哭出来,他还是咬牙忍了下来。眼前已经开始模糊起来,他只能注视着朱一龙的背影,跟随着朱一龙的脚步往深处走出。

严格来说朱一龙的房间并不属于教堂,只是必须途径教堂罢了,所以一到朱一龙家里白宇就觉得舒服了许多,他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痛出来的虚汗,瘫在朱一龙招呼他随便坐的沙发上,眼睛也逐渐清明发现朱一龙已经围着米色的围腰把食材都从冰箱里搬了出来,堆成小山的食材让白宇觉得朱一龙可能是准备开party...

“那个...龙哥,你要准备这么多么?”白宇把手藏在衣袖里只露出一点点指间指着桌上一堆食材。

“啊,没留神,好像是有点多。”朱一龙停止从冰箱里刨食材的动作,在桌上捡了几样回去。

最后朱一龙做了煎牛排、肉酱意面、煎培根、炒鸡蛋、一大盆沙拉还有烤鸡腿。白宇看着满满的摆了一桌无语了,他吃什么都是苦的所以吃的很少,希望一会朱一龙不要觉得不高兴吧。

朱一龙自然地牵起白宇的手举起来,闭着眼睛嘴里小声念祷词。

“天主,求你降福我们和我们所享用的食物,我们也为你赏赐的一切,感谢你。愿光荣归于圣父,及圣子,及圣灵,起初如何,今日亦然,直到永远。”  

白宇是不太清楚这些流程的,他所有的注意力都被朱一龙比自己稍白的手夺走了,那只手轻轻握着自己的手举高,人类温暖的体温蔓延过来,快要把这来自冰冷地狱的魔王捂热。身体里的血都涌到了手上,末梢神经像是磕了药一样兴奋蹦跶着,甚至让白宇忽视了祷告带来的不适感。在最后一个字落下的同时他不太自然的挣开了朱一龙的手,朱一龙只当他是不信教的人觉得奇怪罢了,他为白宇夹了满满一盘子的沙拉放到面前。

“这..太多了。”白宇下意识的抗拒,虽然他吃苦吃到习惯了,可没准备从第一道菜就吃这么多分量的苦,他能预感到一顿饭吃完自己都能变成快黄连,还是那种千年黄连。

“蔬菜而已,吃了也不会涨。”朱一龙语气温和带着笑,态度却强硬到不容拒绝。

白宇只能举着叉子插了一块裙带菜起来,说实话他真的不太喜欢这个菜,虽然嫩但是苦,虽然他不知道是不是这个菜本身苦,可它就是苦!不好吃!恨恨的放进嘴里咀嚼。

“Aaaaaaamazing!!!这是什么味道!叫什么!为什么是有味道的!!好吃!!!!”白宇嘴里的味蕾死去几千年,此刻全部复活了,嘴里说不出是什么味道总之是好吃的。毕竟他几千年嘴里只有苦味,其余的酸甜咸辣早已经被他忘光了,忽然尝到了味道竟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才好。

朱一龙惊讶于白宇手舞足蹈的反应,自己做饭几斤几两自己是清楚的,他做的无外乎都是超市里的半成品,只要加热就好了,他搞不懂白宇这么兴奋是为什么,举着叉子往嘴里送着沙拉,连眼眶都红了。

“就是裙带菜,沙拉酱是椒麻汁,你喜欢吗?”朱一龙试探性的回答。

“喜!欢!”白宇嘴里鼓成一个小球抽空回了一嘴,朱一龙为他夹了一个鸡腿,白宇保持了那种惊为天人的表情来。

太好吃了!白宇往嘴里塞着食物,完全顾不得地狱之主高大英俊的形象了。几千年了他已经忘记食物带来的愉悦了,他曾在漫长的岁月里怀念天堂拉斐尔摘来的鲜美葡萄,可人的紫红色,摘一颗放在嘴里,甘美的汁水在嘴里绽开。可时间越久,他越发的回忆不起那种味道来了,他知道他把那些最好的,最美的东西都弄丢了,他把它们丢在了天上,再也找不回来了。味觉的遗失不过是惩罚中的小小一个环节。

白宇偷看着吃相斯文的朱一龙,他知道是神赐给了自己食物,所以自己才能吃到味道。他想要杀死朱一龙的心情稍稍松动一下,又马上坚定起来,自己不可以这么毫无志向,不过是食物就算尝不到味道也无所谓!嗯...大不了在朱一龙觉醒前多和他吃几顿饭就好了。

这样想着的白宇切了一块牛排放到嘴里,嗯,真好吃啊。他弯起眼睛笑。

就这样白宇风卷残云般几乎桌上一大半的食物都进了他的肚子,

终于他不负众望的吐了...

抱着马桶把刚刚吃的全部吐了个干净,朱一龙在厕所门外收着听着里面的呕吐皱起眉头。白宇太奇怪了,总是可怜兮兮的傻坐在教堂外一脸想进来,又说自己不信教,刚刚说自己吃的不多结果吃了一大半,现在又因为一下吃太多吐了,还有刚刚吃东西一脸幸福惊讶的样子都让人怀疑。

“你还好吗?”朱一龙递上一杯冰水,白宇漱完了口拿着喝了一口觉得舒服了一点。

“没事没事,你做的很好吃,不小心吃多了而已。”白宇心虚的打着哈哈

“啊,时间这么晚了,我该走了,下次再来拜访,今天空手而来太失礼了。”一边说一边走出门,飞快的穿过教堂,甚至没空听朱一龙的道别。

白宇欢快的奔向24H超市,抓了好多零食薯片糖啊什么的,抱了满满一口袋回了家。

“哦哦~我主,您可算回来了,您每次去教堂我都以为您要被上帝带走了。”小毛飞过来看白宇手里的一大袋。

“我主这是给我买的吗?小毛超感动!”说着就要扑进去被白宇伸手弹开。

“都是我的。”白宇抱住口袋。

“我主不是尝不到味道嘛...”小毛怨念道。

“今时不同往日了。”白宇笑眯眯拆开一个糖丢到嘴里,抿了一下,马上呸了出来。

还是苦的。

他又拆开了曲奇饼干,放到嘴里。

也是苦的。

味觉又消失了.....

白宇挫败的把零食放到垃圾桶,小毛想去偷吃差点被他指间的火苗差点烧着了。

“我主不吃,可以给我吃啊。”

“滚!”白宇臭着脸低声警告了一句,小毛马上看懂脸色的消失了。


.未完.


没啥好说的......就酱吧....哦对了合集了,方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