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青越

辣雞文手 瞎幾把寫

【巍澜衍生】(景裴) 执伞 五

前文     

为了证明我是个好人,我又更一章这个好了


五.

公子景来不及拦,或者说是裴文德过于坚持总之他即刻启程了,而公子景则被裴文德以缉妖司倾巢而出恐有妖趁虚而入,望公子景能留在京中照顾一二为由强留在了宫中。小小皇城又如何留得住他,公子景目光沉沉注视着杯中印出的红月倒影,冷冷勾唇角复又轻叹一声。

那又如何,即便自己能力通天也还是被裴文德一句话乖乖困在原地。

心里又满是甜蜜的,至少他是信任我的。

皇帝邀请他共进晚宴,在座的还有太子和皇后,而公子景在明目张胆的走神,不说话不理人,冰雕了神像般坐那里,抿一口酒,琼浆玉液入肚就升起暖流来,却暖不了端坐的公子景,他只是坐在那里就隐隐释放着那种不可一世的疏离感,皇帝最开始碰了几次钉子也就闭嘴了。

而裴文德那边进展得并不顺利,缉妖司全部出动,甚至还临时调遣了隔壁州的缉妖司一同前往,越是往西南方向靠近,越是热辣难挡。明明是春天但是西南方向已经烤成了火焰山,分不出官道还是山路,举目皆是干枯衰败的草木,路旁躺着牛羊和一些难以辨别品种的禽类尸体,居民早在还能逃的时候就全部撤离了,剩下的老弱病残无人帮助只能留下等死,也早变成了干尸。整座城市笼罩在巨大的红日下,连天空燃着不详又焦躁的血红色,沙尘霭霭打在他们光裸的皮肤上犹如尖利的刀刃划过,一下一下反复切割他们。

裴文德看了看带进来的水已经没有多少了,他们必须尽快找出旱魃击杀,不然连他们自己也要折在此处。他抬头迎着那轮红日,虽然已经是三更天了可太阳依旧没有落山他不禁想公子景在京城看到是如何的月亮呢?

这样的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裴文德摇了摇头,迅速的把注意力拉回到正事上,自我检讨不该在这种紧要的时候还想到那些风花雪月的东西。

在裴文德的观念里,公子景过于美好到不真实,代表着这世上所有的风花雪月,洒脱淡然,舒雅高洁。

“诶,你想什么呢?”梅冷不丁的拍了一下裴文德,恰好帮他赶走了脑中那抹清雅端方的身影,裴文德苦笑不知道该不该谢谢这小女娃娃。

“我在想该怎么包抄还是说直接上,我们在明,有效信息也少有些棘手。”

“我都说了让公子景一同来嘛,你非把人留在宫里,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梅半真半假的抱怨,一面开了妖眼四处查看。

裴文德一想到要把江南烟雨似的公子景放到这个火焰山来就会想到水滴在热铁上蒸发成水汽,画面过于让人不安所以裴文德不管周围的人和公子景如何劝说也坚持己见。

“找到了!!”梅忽然压低了声音喝了一声,众人纷纷打起精神,手不自觉的握紧了兵器屏息戒备着。

梅飞快的打了几个手势,裴文德点头也迅速的打了手势把众人分散安排慢慢的形成包抄合围之势,可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手下几人刚刚得令准备散开突然心口一凉下一秒就看到自己的心脏已经被挖出来了,胸口破了个大洞,干燥的风吹过那个空洞甚至能感受到热度,鲜血滴落在地上和黄沙混在一起,浓稠的糊了一地。

一瞬间就折损了五人,裴文德长剑出鞘横在身前,梅观察着四周,阿昆阿仑把梅围在中间,老白跳上一块山石查看,可这里除了他们几个根本没有别的生物存在,那几个人就像是凭空就没了心,没有任何人看到了过程等回过神的时候他们已经药石罔医了。如此突兀诡异的事情让他们心上都压了一块大石头出不了气,裴文德也无暇顾及其他了,他们立刻意识到了此次定是凶险万分,能不能活着回去都是个问题。众人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一点点往前走,变故猝然而至!护着梅的阿昆阿仑被脖子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划开了个大口,红血给这旱了几个月的城市下了一场洋洋洒洒的红雨,裴文德来不及痛心下一秒一阵罡风便已杀到了梅的眼前,梅帽子上的软纱顷刻碎成了破败的条块,裴文德手比眼睛好快的抬手在她喉间阻隔了一下,却没想到那股力道实在是太大了,他全力抵挡却仍是被轻松地抛上半空,他和梅重重的甩落在地上,五脏六腑被这一撞颠得移位,一口鲜血根本压不住的咳了出来,裴文德的剑已经断成了两截,剑柄还握在手里刚刚那一下已经让他虎口出血了,他以断剑撑地挣扎着看起来,老白已经躺地上了身体被弯成一个诡异的角度看样子已经死了,远处的梅侧躺着也是一口血染得她那张精致的脸妖异的美,身体还在起伏应该还活着。裴文德眉头紧皱,手里捏着断剑环顾周围,只有他一人还站着了,没时间给他体会心里的悲凉,面前的风缓缓卷起黄沙形成一个人的形状,只是片刻黄沙消退他面前站了个人,或者说旱魃。

第一眼竟然是位身材娇小的女人,容貌姣好,头上钗头步摇精致,当啷轻响,青衣广袖,紫色裙摆摇曳坠地,黄色的飘带围着她,全然温温柔柔庄严宝象的模样,可待裴文德定睛细看却见女人周围的风散去了之后身上长出了奇特的长白毛,覆盖了全身,样貌也狰狞丑恶起来,白葱一样的手胀起纠结的青筋,生出如鹰爪一样的指甲。

“就剩你了。”旱魃开口,声音居然娇俏清脆,只听声音的话以为是个二八少女,正是女人最柔嫩可人的时光,可惜面前这人不是善类。

裴文德已是穷途末路,可也不愿坐以待毙将断剑横在身前,左手抽出短刀摆好了架势屏息凝神。旱魃看他如临大敌的样子不削的笑了:“你身上有他的味道,一千年了,他还好吗?”

他?谁?裴文德顿了一下立马意识到应该是说的公子景,可他并不打算回话。

“哼,没关系杀了你我自去寻他叙旧便是。”说着利爪一勾朝他气势汹汹的扑来。裴文德运起全身功力知道成败也许就在这一击,他先是感受到了一股热辣霸道的风将他裹住,呼吸一窒,皮肤像是被烧红的铁反复灼烫,他咬紧了牙关忍住,旱魃的利爪已至眼前!就现在!他断剑直刺,短刀从侧面挥出却全部落空!旱魃比他想象中敏捷迅速,以一种奇怪的角度躲开了攻击一扭身爪子再次向他袭来,可裴文德只是凡人无法做出那种奇怪的角度动作,已经来不及闪躲了,就在他以为自己就要命丧此处时鼻端嗅到了一点幽清的竹香,他有几分熟悉的味道。

下一刻,公子景以身为盾挡住了那致命一击,爪子刺穿了公子景的肩膀,雪白的软纱立刻便被染红了。

“景!!”裴文德惊呼,公子景却似感觉不到一手握住裴文德的手带着他手里的断剑斩断了还插在身体里的手臂,另外一只手捏着醉墨毫趁着旱魃疼痛难当的空档以笔代剑刺入旱魃肚子里,飞快拔出,旱魃软软的跪下来身体里流出绿色的粘稠的液体,沙尘重新包裹住她顷刻人就消失无踪了,随着她的消失永不垂落的红日终于消退了,变成了正常的白色月亮,四周的空气也没有之前干燥了,可裴文德无暇体会那些只是傻傻的又无比小心轻柔的接住腿软往后倒的公子景。

“你怎么样?”裴文德满脸焦急的样子明显是取悦了公子景,他满口血,一笑便咳出一口血却还是温温柔柔的宽慰裴文德说没事。公子景把胸口插着的断爪拔出,奔涌出来的献血立时染红了他的胸膛全部衣服。

“不能拔啊!”裴文德想制止却动作慢了一步,只能看着公子景本来就没多少血色的脸上越来越白,嘴唇也浅到了极点

“我没经验啊...”公子景颇为委屈的撇了撇嘴,话还没说完又呛出一口血。

“别说话了!”裴文德失了一向的冷静,有些暴躁不安的抱着公子景,又无从下手。

“困.....”公子景困顿的眨眨眼,

“景,别睡,先别睡,再坚持一下。”在裴文德焦急的声音下公子景合上了眼,安心的沉入了黑暗中。这点伤只是看着重,他本可轻松避过可只有这样才能让裴文德与他产生更加多的牵绊。

未完.


步步危机的小景儿喜欢么...?裴裴太硬了,实在很难凹动,只有把小景儿多塞点芝麻馅儿了

【朱白】 至暗晨星 (神父X路西法) 十三

天主教徒慎入!!谢谢!!

前文:          十一 十二

写到现在好像终于感情进了一步?❤❤


十三.眼色

白宇和朱一龙住一块的事情很快镇上的天主教徒都知道了,剩下的非天主教徒也在第二天晚上也都知道了。每次都做贼似的从教堂的边角旮旯溜出门去,收到无数难以言喻的注目礼的白宇尴尬到想钻地,后来干脆就不从正门走了,朱一龙问他每天怎么出去的他只能委屈巴巴的说是爬窗...

白宇觉得很不自在,他和朱一龙相处的时间越久越不自在。两个人每日清晨从同一张床上醒来,睁开眼第一时间就能看到彼此,如此近的距离也看不透朱一龙这个人分毫。他总是感觉离他越近就越有距离感。白宇看不懂他,朱一龙是封在罐子里的云朵,纯白清透,总似一眼就能看明白,又始终隔着玻璃罩子,不可触碰。

白宇心里懊恼到不行,日历又画了不少的叉时间在一点点减少,他依旧没有想好如何阻止朱一龙彻底觉醒,他混乱的思维犹如打成了死结圈圈绕绕的滚了一团,想解开却不知道从何处下手。就在他挠着头发又给日历打完一把叉之后手机忽然收到了短信,他有种十分不祥的预感,划开界面果然是该隐。

“在地狱等你,应约来取那一半灵火。”

白宇叹了一口气,该来的还是来了,虽然他早就做好了准备可是一想到那种痛他就觉得头大,一瞬间觉得那个决定也许并不明智。

可他还是去了,在冰箱上给朱一龙留了纸条,到出版社去要去两日,第三日的早上回来,写完看了看又苦笑着在便签上画了个无敌可爱的笑脸。

 

实际上白宇并没有在第三天早上回来,而是故意把时间拖到了第三天的下午,当他再一次坐到教堂上那张长椅上已经是四点了。他脸色白得跟纸一样,整个人看着十分没有精神,像是被冬霜冻过的玫瑰花,失去了水分枯萎的弓着身子。

刚拿了灵火那会他整个人发着抖站也站不直了,勉强撑着送走该隐终于解脱一般栽倒在地上。白宇甚至还记得冰冷的地板贴到脸颊上的触感,很陌生,又刺骨。片刻后他才反应过来那些刺骨的寒冷并非来自地板,那是从寸寸骨髓的深处尽头蔓延出来的,绵延不绝,等他稍微适应了一会觉得自己o98k想要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忽然从皮肤上猛然炸起来的灼热感让他低吟一声重新瘫回地板。冷是从骨子里延伸出来的,热是从皮肤开始燃烧的。他认命的不再挣扎,平躺,安安静静挨过这第一次的疼痛感,他默默地告诉自己,要习惯,以后这种折磨会如影随形直到末路的尽头。

原来要把朱一龙留在人间,需要付出的是这样的代价。

怀着想要试探一下朱一龙态度的想法他故意比原定的迟了几个小时,然而手机一条消息都没有,他讪讪的扯了扯嘴角。

回去吧,只能回去了。不管朱一龙关不关注自己都得回去,现在他已经是无计可施了,除了回到朱一龙身边还能去哪里?

教堂外似乎是有教徒在聚会,摆了三张桌子做了一些冷餐,白宇在长椅上安静的坐着看了很久。朱一龙总是人群里最耀眼的那一个,根本不需要多浪费一秒寻找。玛莉家的两个孙女一左一右的围着他叽叽喳喳不知道在说什么,朱一龙微微弯腰将就着少女们还未完全成熟的身高,含着笑意温和的听她们说话,时不时的点点头答两句。白宇冷冷旁观,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永远都是进退有度,温和有礼的朱一龙,太远了。隔得太远了,看不清他的眉目,看不清他的心思。

可朱一龙像是感知到了什么忽然抬头就和白宇的目光撞上了,只是愣了一秒朱一龙给了白宇一个大大的笑容,眼角掀起点点湖畔联谊的褶皱来,眼睛弯出一道美得惊心动魄的弧度,天地间的漫天风雪都变为了春光稍纵即逝的暖融柔和来。

白宇觉得心跳骤然停了一下又炸裂一般又重又快的跳了起来,他站起身充满仪式感的埋头整了整衣摆,再抬起脸的时候已经恢复了一如往常,还是那个毫无阴郁的小太阳,扬着笑容朝朱一龙走去。

“小宇,怎么比原定的时间迟了几个小时?”白宇还没靠近,朱一龙便劈头盖脸问了一句,没有半点迂回婉转,直接把白宇问蒙了,其实他根本没想到朱一龙会在意的。

“唔,本来是早上的,可临时出版社又说有点事情就留了一会,嘿嘿。”

身上的疼痛在朱一龙发问的时候就统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犹如放晴的天空上找不到半点乌云。

真是神奇。

“神父,神父,拍张照吧圣诞节的时候可以做教区照片墙~~”少女拿来了拍立得,已经举起来了,并没有给朱一龙多少选择。而朱一龙本人对这些并不在意只是好脾气的笑笑,极度自然顺手的揽过白宇的腰站好了任人拍。

“怎么瘦了点?”/“咔嚓”

朱一龙的问题和快门的声音一起响起,照片缓缓冒出来朱一龙接过来扇了扇等图像,一边又追问了一次。自从白宇和他一起住每天吃得好睡得好,细腰上硬是张了一点肉起来,整个人也没有那么瘦到纸片的可怜样儿了。可就两天不见朱一龙摸到他腰上又只剩下了薄薄的一层皮裹着那些骨头,不由得正色了起来。

“这两天没吃好,你知道的我不太吃就很容易瘦..”白宇现编了一个搪塞,可朱一龙明显不买账还要再问,白宇赶紧指着照片道

“快,画面出来了,快看看~”

朱一龙下意识看了一眼照片,又看一眼,躲开了白宇也想跟过来看照片的眼神把照片迅速收到胸口衣袋内侧,有几分不好意思的给少女说能不能再拍一张。少女有几分疑惑,也不好多问是说着好好好,等两个人站好了再拍了一张。

这次两个人在巴掌大的照片里并肩站立,笑的礼貌又公式化,算是过了关吧。

“小宇,回去吧,我看你脸色也不太好,回去早点吃了饭休息了。”朱一龙凑过去仔细看白宇苍白的脸,反倒是白宇有些不自在的后退了一步点头就往着教堂正门里走。却被朱一龙拉住了手腕往教堂背面走。

“龙哥,回去不是走正门么?”万脸懵逼的白宇,舔舔嘴唇。

“我把一面墙打了,给你做了个门。以后你就从那扇门走吧,知道你不爱让大家看。”朱一龙稍微偏头对着白宇笑了笑,白宇却傻了。

他刚刚没听错吧?因为自己不喜欢所以朱一龙把墙打了重新给他做了扇门?????

专门为他做的??

白宇不敢置信的摇了摇头,总觉得摇两下就能把幻听摇出去。可一到后院果然看到朱一龙房间的位置多了一扇门!!

妈耶,不是幻听!!

白宇呆呆傻傻的望着朱一龙,喉咙被塞满了棉花,想说点什么打破这样静默到诡异的状况,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朱一龙太过稀松平常的态度似乎为了白宇做点什么是理所应当的,似乎白宇不喜欢朱一龙就要帮忙去解决是无比合情合理的存在。

这样的想法把白宇骇了一跳,他陡然一个激灵。

也许朱一龙也是喜欢他的?

他心底有个声音极轻的说了一句,掀起万丈惊涛骇浪来。白宇沉默了两秒,调整了一下表情,学着朱一龙往日略带羞涩的抿了抿唇角,为苍白的嘴唇抿出了一点血色

“谢啦,我其实都好,我这人很好养活的。”

朱一龙只是笑笑没有回他。

当晚,白宇趴在床上睡成了死狗,鼾声四起。朱一龙则是翻来覆去跟煎蛋差不多的睁眼到半夜两点半,终于他认输一样的轻手轻脚的溜出卧室,从衣服内袋里拿出那张照片。

指腹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照片尖锐的边缘,轻蹙着眉,有几分棘手的瞪着那张照片,好像要用目光把照片点燃了一般。

就这般静静地看了一会,又认命了一般的叹了口气把照片夹到不太常用的那本圣经里,仔细的放到抽屉的最深处,仿佛只要藏深一点便无人能知晓他的秘密。

原来,自己竟然是用如此的眼神在看身边的白宇.....

朱一龙扶住额头,又叹了一口气。


TBC.


感觉很久没有废话了,为什么呢..因为自闭...哈哈哈哈 大概是觉得自己写的太烂了,然后又不舍得咕咕了,还是很想写完。

一边写一边嫌弃自己写的辣鸡,所以速度也慢下来了,常常自闭到不想写。纠结的不行。

还有也是朱白的人设和性格需要更多的揣摩,总在等一个契机,要往前跨一大步的那种。前前后后想了几种跨步的方式但是总觉得不适合他们的性格,要么就是太弱了。

我脑补的白白的性格应该是敏锐缺乏安全,死撑着笑又有些悲观和愚蠢执念的。

居居的话会更冷静,全程理性,但是一击必中。张弛有度,看着温温和和绅士其实是个芝麻馅儿的。

所以一来二去,这篇文我真的超级纠结了.....哎..尽量想要去贴合正主,却发现活生生的人比纸片二次元电视上更加麻烦。有着复杂矛盾又纯粹的性个人啊,真难啊......要揣测一个活人的想法真的好难,不知道别的文手是否如我一般纠结,还是只因为我太菜鸡了。

总之我要唱歌! 管他自闭不自闭,只要没有咕咕我就觉得光荣~

管他热度不热度,只要还有人看我就觉得光荣~哈哈哈哈哈

噢耶耶耶耶耶

隆福鸡笼:

※巍澜衍生除巍澜不拆不逆外瞎几把拉郎 雷到不负责

详情见活动宣传浪里天嫌配

十一月三日正式官宣  今日汇总首发 

今天的海报也是美术总监 @姓叶的 技术支持


电视剧大赏投票

网易云音乐投票


鸡叫未停 鸽声一片

感恩最后交作业的老师

↓↓↓↓以下按发布顺序排列↓↓↓↓


  @公鸽的咕  洛怀风x真水无香(风水轮流转)

  @吸北渲  傅成勋x裴文德(不成文法)

  @一块好吃的炸鸡排  傅成勋x曹光(成光微熙)

  @Mr.L  夜尊x牧歌(夜夜笙歌)

  @消失的盗孑  罗勤耕+傅红雪x质子伯力(红萝卜)

  @木少金也不多 齐衡x法海(齐刘海)

  @Bonzi堡主_傀儡  朱厚照x舒展/裴文德(闻展昭)

  @鄞谖 °  花无谢x伯力(泻立停)

  @浇汁  沈巍x赵云澜(巍澜)

  @武青越  罗浮生x谢南翔(浮南人)

  @我是阿想  齐衡x伯力(平衡力)

  @小螺号瞎几把吹仙鹤听了瞎几把飞  夜尊x谢南翔(日思夜翔)

  @XY大金鱼  嬴稷/夜尊x魔化裴文德(社稷之器 德高望尊)

  @Pollinerry  柯泽x章远(刻章)

  @黑蝉七  嬴稷x曹光(激光枪)

  @那就来点可乐吧  花无谢x法海(无法无天)

  @又迟到了呢  柯泽x真水无香(南柯一梦 萍水相逢)

  @JDS-叔  罗浮生x谢南翔(浮南人)

  @小队长の仓库  夜尊x妖化裴文德(叶问)

  @米米吃鱼  夜尊x法海(夜上海)

  @二十七杯酒  宫铁心x谢南翔(我心飞翔)

  @消失的盗孑   冯豆子x罗非(豆罗大陆)

  @神奇田螺   齐衡x真水无香(衡水中学)

  @无非风月    罗浮生x韩沉(浮沉)

  @浇汁   连城璧/冯豆子X牧歌(逗逼哥)

  @夏日限定甜素贞🎉     连城璧/真水无香(碧水蓝天)

  @姑妄   公子景x裴文德(公德是众德)

  @痴延xy  宫铁心x尤东东(铁板尤鱼)

  @维庸   迟瑞x杨修贤(瑞智贤明)

  @光速爬墙侠    宫铁心x林大宇(宫锁心宇)

  @金雕沙鱼    连城璧 x 舒展(Facebook)

  @杀生丸的双马尾   罗浮生x林大宇(宇生结弦)


记得最后   投个票再走啊


沉沉啊!!

浇汁:

一个韩沉。
还有质问箱回答。
这位朋友您怎么回事儿?本来我觉得我不头秃,看到问题瞬间觉得我秃头了,把您头发拔了贴给我吧↜(ψ•̀ ˇ•́ )✁

沒有什麼天長地久的愛情,

只能說看當下.

這一秒,只要真心相擁,明日,後日又何須操心?

我的柯澤啊啊啊啊啊

浇汁:

我需要多一点柯泽,一股渣气扑面而来,好吸(闭嘴)北北短头发真的太好看了,怎么可以这么好看,枯了。

你居然發了!!!限流真的要死

浇汁:

 @隆福鸡笼 抽的  连城璧/冯豆子X牧歌

故事是这样的(嗯)路过的腰疼牧歌进按摩店,正骨按摩,后面想要连城璧给牧歌吃蘑菇,就是老紧给我的那种711买的整个香菇形状的脆香菇,很神奇,可以试试,吃着吃着就好吃了。

真的单纯吃蘑菇,但是我颈椎疼没画了。

久坐要不得。


【巍澜衍生】(景裴) 执伞 四

好久没更这个了,想起来了...这篇一口气多更点

前文    


四.

裴文德和公子景一踏入殿内就感觉这应该是提早过年了,处处张灯结彩的,裴文德下意识还回想了一下日子,确认现在还没到过年的时候,他把目光往旁边一转,只能是迎接这位神仙了。恰好公子景也回头看他,

“真热闹,不是吗?”这句话说不出是什么味道,公子景脸上笑意不减,唯有那双眼睛没有温度。

“嗯。”裴文德有几分说不出的尴尬,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他含糊的应了一句,殿门在面前打开了。

里面一派歌舞升平,舞姬扭动着纤腰不禁让裴文德想起了蛇妖这个物种,他正了正脸色。领着公子景举步踏入,舞姬乐手纷纷让出一条路来,大殿上骤然安静下来,只有两人的脚步声和公子景衣料摇曳坠地的摩擦声。

大殿上安静得每位大臣抽气的声音都听得如此清晰,高高在上的皇上更是失态的掉了酒杯。金镶玉雕着龙凤的小酒杯从手里松落,叮叮当当的滚下台阶,滚到了公子景的脚边。然后公子景看也没看,抬脚跨了过去,周围的小太监也傻眼了,一时竟没人上前去捡。

裴文德也清楚这是个什么情况,怪只怪仙人实在是太过绝世罢。

“臣,裴文德奉旨入宫,前来复命。”他撩起下摆跪了下去,公子景依旧负手而立既立,不朝拜,不吭声。底下就有大臣好不容易从仙人的美貌中清醒过来,站起来大声呵斥公子景无视天子。可皇上笑眯眯的挥手表示无所谓。

“景。”他不甚热切的吐出一个单音来,算做了自我介绍,不可一世到了极点,却无比合情合理,这样的人要是卑躬屈膝倒是难以接受了。

“公子即为神仙,亦可不对朕跪拜。”

公子景只是笑笑点头,并没有多少表示。

“请公子近前说话,皇位之下给公子赐座。”这位皇帝平日里可没有这么温和贤德,只有一种情况会这么反常,裴文德悄悄抬起眼打量圣上,果然,皇帝脸上的笑容是见到美人才会有的惺惺作态,他心底有几分犯恶心,又转眼去看公子景,公子景也正看着他,微抿起嘴显然十分不愿意的样子。

裴文德素来刚直不阿,皇帝动了什么心思他并非不知道,可公子景是男人啊,不对,是请回来降雨的仙人,这般随意动了心思,真不怕惹恼了公子景么?

“皇上,这恐怕不合礼数吧。”裴文德假装看不懂的谏言。

皇帝皱了皱眉道:“无妨,公子景乃是仙人,足矣和朕平起平坐。”说完就有小太监来请,公子景又看了看裴文德小声说了一句

“莫要为我忤逆皇上了,我去便是。”说完了就走上台阶风度万千的落座。裴文德这才觉出公子景对自己这些人真的算亲和了,此刻他居于高处,嘴角一点点疏离的幅度,眼里清透冰凉,没有一丝活人的气息,隐隐散着一些孤傲凛然的冷意。

裴文德想也许这才是他原本的样子,温柔都是惊鸿一瞥,终归是仙人,只可远观。

“景仙人,来,尝尝此酒,是东海攻上来的琼秋露,一年才得一壶。请仙人品鉴一二。”递到眼前的酒杯,公子景看也不看只是伸出莹白的两指温和又坚决的推开。

“皇上此番请我来应该不是为了让我千里迢迢就来饮一杯酒吧?”公子景是一点面子都不给的驳了皇帝,九五之尊何时被人如此待过,脸上也有些愠怒,可他一看到公子景比上等暖玉更为温润的脸就只有按下心中的怒火,算是十分大度的放下了杯子。

“没想到仙人这般直接。是,此次我国陷入如此危险境地,不得已才让缉妖司来打扰仙人清修,希望仙人救我等与水火之中。”

公子景轻描淡写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明日午时,阳气最为丰沛之时,我将在皇宫祭台上布施雨之术。”说完人就原地消失了,原本还抱有几分怀疑的众人也一下被惊到了。

皇上原本还想把人安排在自己寝殿的旁边,这一下无人知道他去了哪里。然而裴文德晚上回家的时候看到公子景正坐在他家小花厅,已和自己父亲杀了五盘棋了。裴相眼盲,两人就用说步数的方式下得酣畅淋漓,虽每一把都是公子景赢,可裴相输也输得十分痛快,见裴文德归家,大赞他的朋友真乃妙人。裴文德眼珠一转,只怕公子景并未如实说出自己的身份,也罢,他也就顺着说是原乡朋友来此借助两日。

次日正午,公子景特意错开了裴文德进宫的时间提早出现在了祭台,钦天监一众人等吓了一跳。脱离开裴文德,公子景连面上的温和都懒得装了直接来到祭台中央望向天空,也静静等待时辰。阳光依旧是刺眼扎人的,连续晴朗了太多的日子,人们已经无比的憎恶太阳了,空气闻起来就像是火石摩擦的味道,再柔软的衣料在皮肤上摩擦都让人觉得刺痛。所有人的情绪都已经到达了焦躁的顶峰,唯有公子景,白衣蹁跹,发带随着燥烈的风飘扬,竟奇怪的生出一些只有在这人身边风才是温柔湿润的错觉来。

很快皇帝带着重臣各就各位,每个人脸上皆是兴奋掺着忐忑又有几分不信任,复杂又精彩。就连裴文德也隐隐皱起眉,摁下心中一些滚动的情绪,安静的等侯午时。

日晷一点点往前走,终于指向了午时。公子景歪头瞥了一眼,手中凭空出现醉墨豪,挽袖执笔,行云流水的在半空画了一串复杂的符号。他扬手,符号飞快向天上冲去,直上云霄,只是眨眼的功夫正午太阳逐就开始渐暗淡下来,万里晴空上终于有云聚拢起来,隐隐藏着白光闪电传来雷鸣隆隆声。众人都有些激动,可又不敢太快高兴,之前几次也有类似要下雨的征兆可也就干打雷不下雨,不到雨点落下任何人心里的那块大石头都不会松落。公子景可不管众人如何想,风掀起他的袍角袖摆,猎猎作响,月白的发带迎风而起。众人抬头仰望他,见他不再动作显然是在等什么,也屏息凝神的等待着。裴文德也仰着头,注视着越来越多乌云,又转眼想看看公子景,没预料的和公子景四目相撞了。公子景里都是笃定的淡然,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忽然有人在耳边极轻声的在低喃了一句:“皆因你所求。”

是公子景特有的清朗声线,话音刚落豆大的雨珠便落了下来,砸在脸上竟然有些许疼。裴文德还没来得及反应又听到公子景又轻声笑了一下,温暖的气流在耳边绒毛上徘徊,一股热流从耳廓窜向脊柱,他整个人一个激灵,猛地看了看四周,群臣欢呼着有些甚至毫无形象的张嘴去迎接雨水,皇帝身边早有人备好了伞。谁都没有注意到裴文德脸上不正常的微红,众目睽睽下,公子景的耳语只有他听到了。

粗神经如裴文德也觉出了一些不同的味道来,目光转了一圈回到缓慢从天空落下的公子景,始作俑者正双眼含了柔软温润笑意也望着他。公子景落下地,又撑起了伞,其实他就算不撑伞雨水也不能沾湿他分毫,可他举着伞直直的越过皇帝,越过大臣来到裴文德面前停下。把伞往前送了送,裴文德又在伞下了,裴文德朦朦胧胧的意识到似乎公子景特别爱和他一起撑伞,至于原因为何他也想不出个头绪,索性便放弃了。

宫外也传来潮水一般的嘈杂欢呼声,这场雨让这个快要行将就木的国家得到了重生。裴文德和公子景并肩而立,耳边是淅淅沥沥的雨声和隆隆雷声掺着各种情绪的人声忽然心里得到了一种怪异的安详与平静,他说不出口,似乎也不能说出口,不舍得打断这美好的当下,正在他心神一松想要喟叹之时裴文德敏锐公子景的脸色微微一整,他还没来得及问便听公子景压低了声音对他说

“变数来了。”语气森冷,一副早已了然的样子。他的示警刚说完,西南方向便劈出一道红雷来!这道雷十分诡异,就连不通神鬼之事的普通人都能觉察出来,因为这道雷不是从天上而来,而是从地面上炸起来的直冲上天飞进云里再朝着皇宫砸下!

电光火石之间,公子景放开了伞醉墨毫朝天一指那道疯狂朝他们扑来的红雷被收到笔里,这都是一个眨眼间发生的事情,裴文德只来得及接住公子景像被抽了浑身骨头缓缓下坠的身体,把他架在怀里,公子景特别的轻似乎只有一副枯骨的重量,裴文德紧了紧手臂,把人提上来一些。

伞落了地打了两个转儿停了下来,公子景嘴角淌下一缕鲜血,在他雪白的衣襟上开出朵朵艳丽又凄美的红花来。雨势也慢慢变小,半刻钟之后居然全部停下来了,天空又重新洒下了那熟悉到令人厌恶的阳光来。

皇上又惊又疑的推开头顶上的伞不顾形象的走下祭台高位奔向公子景。

“怎么回事,景神仙!?”语气已经不那么温和了,大有拿他是问的愠怒。裴文德把人往身后藏了藏,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此事太过蹊跷,那道红雷才是导致停雨的罪魁祸首,只是现在的皇帝刚看到一丝希望马上又破灭了整个人已经失去了理智。

“皇上,以臣拙见此事并不简单,那道红雷绝对有问题。公子景之前亦在来路上指出此次天降大旱必有蹊跷,请皇上明察。”

公子景埋头依靠在裴文德肩膀上,额角的长发垂下没有人看得清他的表情,他面色苍白如浆纸,嘴唇被血染到绝美艳丽的嫣红,他极不动声色的笑了一下,为了裴文德下意识的维护。然后重新把表情调整到痛苦的样子,抬起脸来作气若游丝状

“我早就怀疑此事绝不简单。”说着他摊开紧攥着醉墨毫的手心,掌心中间浮着那团缩小了的红雷,噼里啪啦的往外冒着火星电光,皇帝不由得后退两步也冷静了一下。

“是旱魃。”公子景覆手收回红雷又说道:“要想彻底解决大旱,须先除旱魃。”

众人猛地倒抽一口冷气,背后起了一背的白毛汗。旱魃这玩意儿谁都没见过,只是看古籍传说里有这种东西,都以为是杜撰的却没想到是真的?!

“裴卿?”皇帝转头去和裴文德确认,裴文德稍一沉吟便回道

“却有可能,传言一赤千里的正是旱魃。臣缉妖司,愿请命去剿除这只旱魃。”

公子景还没来得及拦裴文德就已经说了,旱魃乃是上古神兽犼的衍生又岂是裴文德区区凡人能够去降服的,莫要说击杀只怕是近身都难,他刚准备开口就感到裴文德握着他的手腕紧了紧,眉头下意识蹙起来到底还是忍下来没说话。

心里也只能另做打算了。

未完。


买了一个伏笔嘿嘿嘿~但是我猜大家绝对找不到~(有什么好开心的....?)

辣雞文手,瞎幾把寫

19年目標是:做個白嫖,做條顏狗

_(:⁍」∠)_

怎么回事 ?????????????

神様:

是复联4预告片观后九格


“他曾经是我的东,我的西,我的南,我的北,

我的工作日,我的休息天,

我的正午,我的夜半,我的话语,我的歌吟,

我以为爱可以不朽,我错了。”


每当看着隔壁父母健在妻弟双全胸大有脑的开挂人生就觉得我的眼泪真的一文不值(暴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