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青越

禪於心,狂於形.

生爹X修贤小段子第四弹~ ( • ̀ω ⁃᷄)✧


给这对起了个名儿:生爹贤

私设生爹捡到了修贤,不会出现幼童未成年的xx情节,法治社会安心使用!


各个岁数的修贤喝水水~


五岁.


修贤也许是天生气管比较窄,喝水总是容易被呛到。

修贤:咳咳咳咳...!

生爹急忙抱过来拍背:喝水不要急,慢点喝。

修贤:咳咳..烫...(噘嘴蓄着泪水要哭不哭。)

生爹:你喝的是开水,喝一口凉的。

修贤喝了一口包在嘴里。

生爹:吞了张嘴我看看。

修贤:啊~

生爹:上面烫破了,以后想喝水叫我,别莽莽撞撞的,像个什么样子。

修贤:哦,好~



十五岁.

夏天太热了,修贤刚回家一边解扣子一边端起桌上的水杯往嘴里灌。

生爹走出来:喝这么急做什么?

修贤转头,生爹难得的解开了月白长衫领口的扣子,衣襟微敞,露出白皙的颈和浅粉的锁骨。

修贤噗的一声呛着了水全部咳了出来,唇角和下巴挂着水珠,脸上咳得绯红。

生爹:怎么和小时候一样?喝急了就会呛着自己没记性了?

修贤:天太热了,喝急了。

说完掩饰性的要袖子擦嘴角。

生爹:心静自然凉。

拿出手帕为修贤擦嘴角。

修贤:我可凉不下去..

生爹:你说什么?

修贤躲开目光:没..没什么..




二十五岁.

修贤:大夏天的你为什么喝热茶?

生爹:消暑。

修贤:真的?

生爹:嗯。

修贤:那我试试。

说着拿着小茶壶吮了一口,含在嘴里亲上生爹的唇,温热的茶水在嘴里翻来搅去,顺着下巴滴落。

修贤:消暑么?我怎么觉着越来越热了。(舔了舔嘴角。)

生爹:是你喝的方式不对。

修贤撒娇:那爹教我怎么喝太对?

生爹:下次吧。

说着抱起修贤往卧室走。


完.



小段子越摸越多.... @Black Balance  @浇汁 生爹贤逐渐拥有姓名~开心!

【居北】 两只白羊 (一发完)rps



 

居北小段子,rps慎入!!瞎几把写写千万别当真!!!!起因就是看了这张图...脑子里就控制不住了!



北宇是个小甜心,众所周知,可是居一龙却知道北宇不止是甜心,简直是甜到齁炸,齁到可爱,可爱到想扑倒,不只是扑倒最好还摁在怀里亲一亲最好。(最后句话要划掉,居一龙心里默默地想。)

 

 

居一龙回家的时候北宇已经先到了,壁灯开得亮亮的,北宇背对着他坐在沙发上,看样子应该是在玩手机,只希望不是又在搜自己的表情包,居一龙换了鞋往里走,一边回忆最近自己的罗浮生应该没有特别沙雕的,哎,反正最傻的已经被他翻出来了...随缘吧。

 

察觉居一龙的靠近,北宇站起来,在家里他竟然带了个渔夫帽。

居一龙眨眨眼,这又是作什么妖?伸手就去摘帽子,被北宇跳着闪开。

北宇:“等一下,我这专门戴的,别给我搞乱了。”

居一龙失笑:“哪有人家里带帽子的。”

北宇嘿嘿笑,露出两排整齐的白牙,可可爱爱的:“片场助理给了我这个~~”

说着一手小心翼翼的摘了帽子,露出帽子下面一对棕色的熊耳朵来。毛呼呼的,粉色的内耳,也不知道是哪个片场做的,竟然还挺真。

居一龙愣了一下,露出了经典的与时拒进表情的眨眨眼盯着北宇。

北宇看他没反应过来,歪了歪头,更可爱了.......居一龙在心里想,试探性的摸了摸耳朵。

“做得挺好的..”半晌憋了这么一句来,酡红从脸上蔓延到耳廓再到脖子,没有擦粉的脸上,藏无可藏。

“我戴这个是为了听你说这话的么?”北宇显然不满意:“你憋了半天就跟我说这个?”灵魂质问二连击!

“那你想听什么?”

“嗯...比如可爱啊这类的~我不可爱么?”说完乖巧的笑了。

居一龙笑了一下,贝加尔的湖畔起了涟漪,这一池的春水浅浅潋潋漾开来,北宇不论看多少次都会如最初一样怦然心动。

“你最可爱。”居一龙捏了捏软绵绵的耳朵。我说时来不及思索,而思索后,还是这样说。

“没有我龙哥可爱。”商业互吹。

 

居一龙坐到沙发上,用眼神示意北宇坐过来,北宇挪过来却看到居一龙拍了拍大腿。

“坐这里。”忽略满脸红透这句话还是很有气势的。

北宇从善如流的坐上去,不就是比脸皮厚么?

奇怪的好胜心作祟,北宇不仅坐了还伸手勾着居一龙的肩膀,爱做怪的舌头不知死活的探出来缓慢的舔过下唇,再唇角勾着再往上,双唇不知廉耻的艳红湿润着引着人来采撷。

“我看你啊,就是欠收拾。”居一龙不再废话附身堵住他的唇舌,长长的睫毛微阖在下眼睑留下一小盘阴影,交换一个充满爱意和占有欲的吻。

北宇肺活量不如人,只有赶紧认输。

“你不就欺负我气儿没你长?”

居一龙无辜的眨眼:“没有啊。”又挠了挠北宇的下巴,短短的胡茬真的有种逗猫的感觉,北宇还配合扬了扬下巴,朝他挤眉弄眼。

“怎么样,摸得爽嘛?”眼神在居一龙身上转悠,从暗示到明示。

“嗯,挺爽的,就是偶尔有点扎人。”

“什么时候扎你了!亲的时候都没碰到!”北宇要为自己的玫瑰花刺正名。

“我没说亲啊。”

“那我扎你哪儿了?”

“你说呢?”居一龙主动靠近,牵着北宇的手去摸自己鼓囊囊的裤裆。

“唔....”这次换北宇脸红了,又咬了咬嘴唇,抽了下鼻子:“是你自己要我舔湿的。”

“好,是我是我。”居一龙脸也不红了,扯着北北进淋浴间“洗澡。”

“切..骚不过你,我认输。”

居一龙常常脸红害羞,总让北宇认为开个车就能让居一龙脸红到当场去世,然而结局每次都是自己脸红心疼被吃干抹净......认输认输。

 完.

应 @浇汁 的想法一定要加上埋裤裆的表情包..我...没办法 都是被逼的! 我才不会

生爹X修贤小段子第三弹♡ 

一弹  二弹 

 

各个年纪跌倒的修贤.

 


 

五岁.

 

修贤:爹...呜呜...(抽哒哒揉眼睛)

生爹:男子汉要学会坚强,自己站起来。

修贤摇头

 生爹:乖,修贤,你可以的。

小修贤努力站起来,跌跌撞撞扑到生爹大腿上,小手攥着他的长衫。

修贤:爹..抱抱...

生爹无奈叹气,抱起修贤:不该太宠你的。

修贤:要呼呼...

生爹:好..呼呼,不痛了不痛了。


 

十五岁.

 

修贤裤子膝盖破了个洞一瘸一拐的回家,正准备往自己房间走。

生爹:站着,怎么搞的?

修贤回头给他一个呲牙咧嘴的笑:没事儿,爹,我自己摔的。

 生爹:去沙发上坐好。

修贤:我.....(没来得及说完生爹只剩个背影了。)

拿了药酒出来的生爹:裤子挽上来,跟谁打的架?

修贤裤子挽到小腿就挽不上来了,噘着嘴也不答话。

生爹:裤子脱了。 

修贤一下脸就红了:不了,爹,小伤。

生爹皱眉:站都站不直了,说,跟谁打的架?你是知道我脾气的,现在不说之后再想说就来不及了。

修贤:我说我说,跟同学打的架。

生爹:快脱裤子,继续说,为什么打架。

修贤:能不能只说不脱裤子?

生爹轻描淡写撇他一眼,修贤立马乖巧的解腰带把裤子脱一条腿下来,少年稚嫩的身体像初生的青葱一般,俏生生的。

生爹:继续说。

修贤:嘶...爹..你手好重...同学笑我没妈,是捡来的野孩子,没有人喜欢我...

少年眼角逼出泪水,也不知道是哪里疼出来,膝盖还是心脏?

生爹不说话,只是揉腿。

修贤悄悄抬眼看生爹:爹,我真的没人喜欢吗?

生爹停下手里的动作没有理会修贤试探性的眼神:谁说的,你是我最疼爱的儿子。

修贤:哦...

好像喜欢这个答案,又不太喜欢这个答案。


 

二十五岁.

修贤身子一斜生爹马上伸手拽怀里安放好。

生爹:怎么起这么早?午饭还没好。

修贤:醒了没看到你。

生爹:腰好了?

修贤咬牙切齿:好个屁!你昨天...!

生爹:哪里学的脏话?

修贤秒怂:我错了我错了,别打我屁股了...爹...

然后眨巴眼,咬着嘴唇含了笑去看生爹:我这屁股都要被你折腾肿了,你就放过我吧~

生爹瞪了他一眼:有辱斯文。我抱你回去睡会,等饭好了叫你。

修贤:好啊~那我就等着吃咯。想我小时候摔了想你抱一会都难。

生爹:那你说说,哪次我最后真的没有抱你?

修贤笑:都有的,我知道你最稀奇我的。

 

完.

 


 


 


 

ps各个时期的跌倒的小修贤,对生爹的感情也会有细微的变化~十五岁最是欲说还休,初识愁滋味..真好啊~年轻真好~老年人滚过..

 

请催 @浇汁 这位太太更小漫画好么?生哥在线脱裤挨打..(大雾)以及 @Black Balance 日常督促..

請脫光了打屁股!!!

浇汁:

生爹生气了嘛?

杨修贤为何夜半归家?

生爹站了几个时辰等贤贤?

他们到底什么关系?

下一P,杨修贤真情坐大腿(你画了吗你哔哔?)送给

 @Black Balance  @武青越 

下集預告:生爹在線教育熊孩子!!(大霧


浇汁:

今天做了好多事情,我身心好疲惫,没时间干(?)杨修贤了,线稿画画简直被ipad屏幕亮瞎狗眼,贴的绘图磨砂膜好像也被我磨滑溜了,我是这么勤快的人嘛?(不是)铺色睡觉,明天还要出门(ry

死亡....

hjkdlhg(很高兴遇见你):

《我要你》(朱白版)【资料】

【巍澜衍生】七罪宗-愤怒篇 47号 三

标题实在太长了写不完cp,CP是宫铁心X罗非/罗浮生X罗非。

可以看做社交模式的长一点的番外,会被打么??????不会吧。

前文:一二

这章就叫,Let me love U好啦~


三.

47号 宫先生 47号 观察笔记》

                                                   记录人:宫铁心

由于47号需要大量的时间陪伴,我把医院的实验搬到了家里,佐佐木虽然不是很赞成但最后看在我半个月一次上交实验成果的份上勉强同意了,并答应不会让任何人来打扰我,这样我就能有更多的时间和47号在一起,这一举主要是为了观察研究。近来47号很喜欢与我探讨一些我回答不上来的问题....

 

宫铁心正在解剖一只活兔,吸入麻醉之后的兔子软绵绵的耷拉着四肢被捆绑被切开,血染得雪白的绒毛脏兮兮的,宫铁心拿着手术刀和钳子一点点的探索着,旁边47号靠窗站着,就这么看了半个小时。

半小时后他终于觉得脚有点痛了,于是走到宫铁心身边。

宫铁心抽空瞄了他一眼

“这里脏,你到后面去。免得弄脏了衣服。”

47号没有理会,反而弯腰更加凑近去瞧,被宫铁心抬手臂挡了一下。他看不到了只得直起身去看宫铁心的箱子,里面各种医疗用品,器具药品,他拿起一把手术刀,刀锋笔直纤薄如纸,手指在上面轻轻擦过。

“流血了。”47号用平平无奇的语气陈述,宫铁心还没来得及转头一只手指冒着血珠就递到了眼前。

“快去找个帕子包起来!”宫铁心两只手全占着只能指挥47号,可是47号只是愣着,动也不动的伸着手,眼神里都是迷惑。

就像在说,什么包起来?包什么?

宫铁心无奈,双手都是血和刀,只能低头用含住了那只还在滴血的手指头。

粗糙的舌苔卷着指间伤口,有些痛,也有些麻麻的感觉,伤口不大,但有些深,47号刚刚确认了的,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手指被温热湿润的舌头舔舐了之后疼痛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灼热的高温,从指间一路烧到了心口和大脑。

47号木木的摸了一下心口,宫铁心没有发现,抬起头把他手指退了出来。

“等我一下,我去洗手。”说着把手里的家伙都放下去摘手套洗手。

“又出血了...”47号在他身后道了一句,可惜宫铁心已经进了厕所没有听到,他看了一下冒血的指间,学着宫铁心的样子把手指放到嘴里,血腥味让他有些不适,他认真的感觉了一下除了难吃的味道意外心脏没有任何的不适感,不知道为什么他选择对宫铁心隐瞒刚刚的感觉。

宫铁心出来三下五除二的帮他包扎好了,并嘱咐他以后不要乱动自己的箱子。

“正好今晚解剖了兔子,明天我们午饭吃兔肉?”宫铁心提议道。

“为什么?”

“嗯?”

“为什么要解剖他们?为什么解剖了还要吃掉?兔子和我们一样,都是活生生的,流红色的血液,难道不该是安葬吗?”

天真的47号。

“死了就没有生命了,安不安葬又有什么关系呢?”

“没有生命?那是什么...”

“是肉团,没有任何意义的肉团罢了。”兔子是这样,人也是。后面的这句宫铁心没有说出口。

“我不想吃。”47号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睛里都是倔强和拒绝。

“那你想如何?”宫铁心退步,他不想把自己的价值观加在47号身上,这套价值观也是他给自己强加的,为了在这乱世能够多一点苟延残喘的时间...

“把它埋在后院。”说完就目不转睛的看着宫铁心。

“我去拿小铲子,你用这块布把它包起来到后院等我。”

 

47号蹲着卖力的铲着土,宫铁心蹲在他身后撑着头静静地注视他。47号有一个形状很好的后脑勺,有些家里大人会做小米枕给婴儿睡,这样睡出来的后脑勺会很好看。

宫铁心乱七八糟的猜测着罗非以前的家庭环境,再看看现在专心挖土的47号,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鬼使神差的伸手想要顺一顺那颗重新塑形达到完美的后脑。

指间已经轻轻的接触到了头发又悬崖勒马的停下来,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宫铁心苦笑着想收回手没想到47号却猛地回了头,与他复杂的目光撞上了,又不明所以的看着悬空的手。

满脸疑惑的47号,试探性的把脸放在了悬空的手上,然后左右蹭了蹭。宫铁心浑身一颤,呼吸都暂停了一秒。

“你做什么?”伸手的人反倒是先发了问。

“你不是想摸我脑袋吗?我理解错了?”

“....是的。”宫铁心在理智和本能中挣扎了片刻,选择了那些明显让自己轻松快乐的选项,像摸猫一样呼噜了一下47号毛绒绒的脑袋,手指轻轻地穿过他蓬松的卷发一路来到后颈,在后颈光裸的肌肤流连抚摸着,他想起他小时候唯一养过的宠物猫,虎斑的条纹狸花猫,性格有些冷淡,不亲别人,只黏自己。他很喜欢,与他同吃同睡,可惜后来走丢了...

47号脸上微微抿起笑意,似乎很舒服的样子,宫铁心也笑起来,兵荒马乱中生出的暖意,一瞬又亘久。

忽然47号凑近了亲了一下宫铁心的嘴唇,柔柔的触感转瞬即逝,宫铁心慌忙后退却被石头绊了一下,一屁股坐到泥地上!

47号毫不留情的哈哈笑起来,前仰后合完全没有顾及到宫铁心内心何种的挣扎。宫铁心紧忙站起身,拍着身上的泥土,越拍越脏,越来越乱,心魔已生。

“你弄好没?”他冷硬的问。

“啊?差不多了,我再拍两下...”47号举着手里的小铲子准备再补几下,拍紧实一些却被宫铁心拽着胳膊带起来,扯着会屋之里走。

“铁心,你生气了?”他在身后看宫铁心气红了的脸,月光皎洁让他红透了的耳廓无处可藏,所以47号确定宫铁心是真的生气了。

“没有。”粗声粗气的回了一句,宫铁心又觉得气不过停下来问他“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47号看不懂宫铁心的脸色,迎着宫铁心又羞又怒的眼光中肯定的点了点头。

“你知道?那你说说。”

“亲了你。”

宫铁心简直对这个毫无掩饰到晃眼的47号没辙了:“你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吗?”

47号又点了点头,没有半点犹豫。

“那你说,是什么意思。”

“喜欢啊。”47号奇怪的看宫铁心,为什么连这个宫铁心都要来问自己,难道他自己不知道吗?最近自己在看的书要不要也推荐他读一读?但是这些书不就是宫铁心自己买来给他看的吗?

宫铁心被他的振振有词搞得哭笑不得,又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讲清楚只得作罢,拉着人进了屋。

 

夜里47号在宫铁心身边翻来覆去睡不着,宫铁心没理会,想着他翻一会就要睡了,可他左等右等一小时过去了,自己困到意识都模糊了旁边的47号就和多动症一样不消停,他换成侧躺伸手把47号拉到怀里,用力摁住,世界终于消停了.....

就在宫铁心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听到47号说:“我刚刚想过了,你生气了,我们来把这个事情说清楚。”

说清楚,说什么?宫铁心大脑已经陷入了半睡眠的状态跟不上47号的思路,他现在只想去会周公,于是他含糊道:“宫先生,能不能留到明天再说...”

“不成。”47号立刻提出反对意见。

宫铁心没奈何,叹了口气。

“你想说什么?”

“说你生气这件事情。”

“我没生气。”

“你耳朵都气红了。”47号显然不信他的说辞,他知道这会宫铁心为了睡觉绝对什么都会顺着他说。

“我那不是气的。”

“总之,不管怎么。你生气了,那我赔给你就好了。”

“你想怎么赔给我?”宫铁心失笑,“我再亲你一口,就算两清了?”

47号在他怀里点了点头。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宫铁心放开47号,翻身躺平,拿手挡住眼睛。

“我在说,亲我。”47号的语气如常,丝毫没有感知到宫铁心平静下掩藏的天旋地转。

47号等了一会,宫铁心手臂遮着脸看不清表情,他以为他趁机就睡着了正要伸手拍他没料到宫铁心猛地翻身跪在他身上,就像是雄狮终于压住了追了一万里的黑羊,现在就要撕破他的喉咙,鲜血从伤口崩裂,品尝着火热甘甜的血腥,拆骨入腹。

人类的眼睛是不会在黑夜里发光的,可宫铁心的眼睛在浓稠的黑暗中,光彩夺目。

"我猜你现在也知道自在说什么吧。“宫铁心的声音从来没有如此阴恻恻过。

47号原本肯定的回答倒有些踌躇了,含含糊糊的答道:“自然是的。”

“好。”宫铁心丢下一个字,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掷地有声。

风无心,平地起波澜。

天机,只能在睡前悄悄说一次。


是爱情!!! 不接受反驳!!!!!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163524

宮鐵心cut,大家對小宮都不了解啊....

小宮也想擁有姓名哈哈哈哈!

宮醫生在大東亞醫院做人體實驗,和日本人有聯繫...但是對試驗品都很溫柔,拖著女人的後頸躺下去,超蘇~

【巍澜衍生】七罪宗-愤怒篇(宫非X生非)47号 一 二

宫铁心X罗非/罗浮生X罗非

讲的是一个怪医宫铁心医生把罗浮生的罗非洗脑变成47号,占为己有的故事.....不会三P, 不喜慎入。总是萌着古怪cp的我....


繁华虚荣还未落幕,荒芜颓倾乍現,

回光返照的爱意,以杀止杀。


一.

47,是宫铁心最喜欢的数字,学生时代得到的第一个学号,是承载了他这一生最欢欣的时光的号码。

所以哪怕他已经试验了上百个实验体这个编号却是一直空着的,这是他的净土,他不允许任何东西去玷污。

直到有一天也不知是不是新来的编号人员弄错了,当宫铁心打开文件夹的时候发现台上躺着的人编号正是47!

他大为火光,他检查了一下是谁编的号,签字果然是个新人,这个编号空着这么久难道就不动动脑子想想原因吗?!

没办法他也只能把白布掀开,先看看是谁占了他最爱的数字。

台上躺着的是一位年轻男人,身材修长,四肢健全,牙齿整齐完整,眼睛轻微近视,他努力的让自己像检查其他实验体一样保持冷静客观,可这位47号实在是太特别了。

宫铁心不是第一次见47号,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这位47号先生打过几次照面。有一次警署有个极为棘手的案子,法医卧病在床无法进行尸检,死的人是警署署长独子,上面催得紧,警署拖关系让他去帮忙检查一下尸体。就是那一次,他见到了47号,那会他有个名字,罗非。

是非曲直,都在他睿智的眼里。

倒是个好名字,衬得起这位玲珑剔透的妙人。

罗非只是警署的顾问,留洋归国,博古通今浅聊几句即能管中窥豹,可见一斑的知其湖水般平静眸子下的深浅。

宫铁心还知道,罗非有一位情人,外人只道他们关系匪浅,可宫铁心撞见过他们在阴暗巷子里拥吻,就知他们关系并不一般。那人是洪帮的二当家,罗浮生。

不可否认罗非是一位看着就让人觉得很舒服的人,不会给人任何压迫感,就算疏离有礼也是温和有度,不会过于冷漠。五官不算是顶顶好看,分开来看都算不得精致,组合在一起却有种安详的惬意,既见则喜。

他很特别,宫铁心心里想,他见过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实验体,却没见过这样的人,眼里没有一点阴霾,知世故又不世故,通透得仿佛玻璃罐子里封了时时的云朵,天生适合站在阳光下。

可彼时的上海早已不是太平盛世,夜晚依旧五光十色,琉璃万顷,然越旖旎越绝望。

宫铁心看了会就离开了。他以为只是短暂的萍水相逢,乱世中大家都只求独善其身,再者这位罗非顾问所处的世界本就和自己完全没有交集。

此时此刻,罗非挂着47号的牌子就躺在自己的试验台上不可谓不震惊,心底马上涌起一些阴暗的念头,本是两个毫不相关的世界的人相交了,他现在已经在自己的领地里,标着自己最喜欢的数字号码,那只能称之为天意了。究竟如何处置他呢?如果少了一具实验体又该如何补上空缺?

他眼睛瞄到了文件上签得潦草的署名。

好了,那就委屈这位新人来替代47号了。

宫铁心脸上浮现心满意足的笑容,从箱子里拿出手术剪郑重的剪开了罗非身上所有的衣服,就像是剪开了他和这个真实到恶心的世界的最后联系。宫铁心把他的眼镜留了下来,想着也许会用到,怀表打开上面刻着“浮生赠小非”,他冷哼一声收入怀里,为他注射了麦司卡林,这是他一直研究的药物,给佐佐木的都是半成品只有自己知道他的研究已经臻至完美。

从此以后,世上再无罗非。

只有他的47号。


这天晚上下班的时候宫铁心提着一个硕大的木头箱子,招呼了门卫帮他一起抬上黄包车一路回到了自己隐匿的家,他时常装一箱子书或者实验东西回去,门卫习惯了也不起疑。

他拥有一栋单独的楼房,二楼是实验室,一楼是客厅厨房卧室,只是所有人都不知道这栋房子还有一个地下室,这个地下室干净整洁,复刻了楼上客厅的装修并且更大更全面,楼上只是做做样子的,其实他真正的起居都是在地下室,这样的环境让人感觉到极大的安全感。

宫铁心把箱子打开,里面47号赤身裸体的蜷卧着还未醒来,他把47号从箱子里挪到床上,给他穿上贴身衣物,和睡衣睡裤,他的睡衣睡裤都是清一色的纯蓝色,47号套上之后更显得脸上苍白无血色,大开的胸膛里连青色的血管都能看到。他心无旁骛一颗一颗的将扣子扣上,心里想着这人也太瘦了。

宫铁心只想着把人带回来了自己养着,可原因他心里并不太清楚,只是想了又在能力范围以内没什么损失就做了。

他伸手把47号眼前的头发都撩开,大约是想找人陪伴吧。

世间如此艰难,情和爱他早已没有念想,若有一个人能与他相伴倒也不失为一桩幸事。


第二日中午他破天荒的打电话交代了办公室说自己风寒了不去上班,实验进度刚好到培菌阶段下面的人盯着就行。宫铁心就是算准了47号的药效会在下午三点左右消退,他希望他能够在47号一睁眼就能看到的地方。


宫铁心拿了一本解剖学的书扭开床头灯守着47号,字一个都没看进去,眼睛就像是长在了47号身上扒都扒不下来。座钟的指针指到3:54分,床上的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睫毛颤巍巍的扇动着睁开了眼。

起初什么都是模模糊糊的,只能感受到一点柔和的黄光,慢慢的眼睛开始适应起光来一个人影逐渐在眼前清晰起来,这张脸上有几分冷清,有几分关切,还有几分紧张。他被那人扶着坐直身体,想张嘴说话喉咙干得像沙漠里的碎石一样只能发出低沉破碎的音儿来,那人端起手边的玻璃杯用手试了一下杯壁的温度觉得适中就递给了他,久旱逢甘霖。

宫铁心打量着重生了的47号,眼里再不是深不见底的湖水,而是单单纯纯的水,就只是水,干净澄澈,一张白纸一样让人喜悦。

宫铁心露出一个让人安心的微笑,接过他喝光了的杯子放好,毫不意外地听到47号问他:“你是谁?”

还没等他回答,47号又紧接着发问:“我是谁?我怎么什么都记不起来了。”他摸索着身上的衣物试图寻找到一些自己的物件,却在掀开袖口时看到了手腕上有一个‘宫’字。

“这是什么?”他把腕子伸到宫铁心眼前,“宫?宫什么?皇宫?牢笼?”

牢笼?宫铁心喜欢这个解释。

他把眼前的手腕按下来,手指咂摸着那个‘宫’字,这是他昨天用特殊颜料染制,既不像刺青一样又疼又要褪色,他制的染料能保持颜色永久鲜亮不褪色,人活多久,染上的就存在多久。

47号是他的东西,他自然要给他作独一无二的标记。

“这是我的姓,你是47号,我全名宫铁心,是你的创造者。”

“创造者?什么意思,为什么我没有名字?”

“47就是你的名字,你要是不愿意可以在前面加个我的姓氏。”宫铁心顿了一下,

“创造者就是指我创造了你,你是我的所有物。”

“我不明白。”47号摇摇头,这个世界对他来说一切都是新的,陌生的让他很不适应,宫铁心主宰者一般高高在上的站着,47号只能仰头望着他。

“我不喜欢只有数字,”他停下了略微思考了一下,

“从今往后叫我宫先生。”

宫铁心莞尔失笑道:“那我叫什么?”

“你就叫铁心。”

47号醒来的第一件事是喝水,第二件事情是把宫铁心的名字抢了去。宫铁心一点也不恼,不仅不恼还觉得有几分惊喜,早就知道这人跳出三界外是个清醒独立的人,没想到被抹了记忆催过眠也还是本性难改。有这样的人相伴何愁人生再感无聊?




二.

《47号 宫先生 47号 观察笔记》

记录人:宫铁心


今天47号醒来了,时间正好在我预估的范围以内,看来药效时间越来越精确了,这个可以作为后期的一个目标,如果能精确到分钟那么日后可行性和实用性将会更大。

47号似乎不喜欢自己这个代号,因为手臂上有我的印记就说叫他‘宫先生’,帮我改成了‘铁心’。把我的名字拆成两个人来用,这点不知道是否存在之前性格残留的可能性。以后可以多观察,如果是的话可能会成为新的命题。

47号注射过麦司卡林,数量:叁支。进行过心理学催眠洗脑,次数:两次。

醒来后的47号忘记了很多东西..具体类似于心因性失忆...

他在叫我了。


“铁心,我觉得有点冷。”47号光脚站在地板上,穿着宫铁心略大的衣服,袖子和裤脚都挽上去两圈。

“你光着脚当然会冷,快去坐着。”宫铁心无奈的叹了口气,认命的给这位颠倒了主仆关系的47号找起拖鞋来。

47号盘腿坐在单人沙发上,眼睛跟着宫铁心满屋子转,先看他去厨房冲了一杯红茶塞到他手里,手里就一下暖和了,又见宫铁心进了卧室消失在眼前。

‘数到10,他要是还不出来就喊他好了...’

‘1. 2. 3 .4...算了到5就喊他。’

“铁心。”

“嗯。”宫铁心在47号开口的第二秒就转出来了,手里拿着拖鞋和袜子,坐到沙发上。

“脚给我。”

47号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实在是想不懂自己冷和脚给宫铁心有什么关联,但也顺着宫铁心的指令把双脚换了个方向搭在了宫铁心大腿上,脚跟通过裤子布料感受到了人体的温度,他贪恋般的把脚绷直让脚心能够更加贴合宫铁心暖呼呼的大腿。

宫铁心握着他冰冷的后脚跟给他笼上袜子,再把棉拖给他套上。

“好了,以后不要光脚了。要是觉得冷了就穿鞋。”

“嗯。”47号点头,手里捧着热红茶暖手。

宫铁心点点头,站起来想回去继续写观察笔记。

他刚一站起来就被47号拽住了手往下一扯,差点没又跌回沙发上,现在47号对很多东西都认知困难,包括使用力量该掌握如何的分寸。

“我去实验室。”宫铁心解释,47号顺从的放了手。


根据我的观察,47号的症状比较类似解离性失忆症和心因....


宫铁心没有办法专注的做记录,因为47号靠着门正一口一口的抿着红茶,失忆并没有带走他刻在骨子里的优雅,一手托着碟子,一手举着杯子往唇边送,慵懒又自如,如果不是一直用小眼神瞄宫铁心的话,也许宫铁心完全能忽略掉他。

“怎么了?”他放下笔,干脆合上笔记本。

“没怎么,就想让你呆在我视线范围内。”说着歪头往里面看了一眼,似乎书桌旁的单人沙发特别顺眼。

宫铁心顺着他的目光的方向看了一眼,笑了一下。

“要进来坐吗?”他指了指47号看中的那张沙发。

“好。”47号迈着闲适的步子进来,落座到宫铁心身旁,似乎非常满意这样的距离,只要他一抬头就能看到宫铁心的后脑勺,居家的毛衣服帖的勾出伏案写字的人厚实的背,以及突起的蝴蝶骨,47号极为满意的点点头在他身后安心的打起瞌睡来。


我曾假设过很多次47号的洗脑和药物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影响,记忆消失之后性格会不会随之改变。答案目前是肯定的,虽然我之前和47号接触并不算多,但是基本能判断出是一个有主见,理智独立的成熟男性。如今47号身体里保留了一部分原有生活习惯,类似于膝跳反射,只要是性格上变化较大。我曾在医学文献上看过有人在失忆的情况下会催生出第二人格,主人格和副人格交替出现,目前47号还没出现类似情况。一个人的过去决定了他的性格,他的一切,可以说过去从未远离过。如果把过去全部抽走呢?没有过去,那些成立的证据条件都不存在了会是什么样子?我想初生的47号给了我答案。47号就像是一张白纸,坦率直接,喜欢和不喜欢都会十分明确,没有复杂的过去也不会绕圈子,对于这点我不置可否,研究价值暂未发现。另外,也许是雏鸟情节和洗脑的作用,他对我的依赖性很强,只要我消失一阵子就会不安,通常他不会直接表现出来这种不安感,而是故作无所谓的找我或者呆在我在的同样空间里,这些都能给他带来无限的安全感。这种既坦率又逞强的矛盾点起因是固化的习惯还是初生后衍生的新习惯还无从得知...


宫铁心放下笔,回身看身后一直很安静的47号,发现他已经睡着了。歪着脑袋靠着后面的沙发,微微张着嘴。

他拿起搭在自己椅子后背的毯子给他盖上,布料没多少的重量一接触47号裸露的皮肤他就惊醒过来,双眼清明的好像从来没睡过一样。

“是你啊。”看清了是宫铁心之后,嘟囔着拉高毯子继续团紧了睡了去,像个小孩子一样。


我尚不知道这种不安感或者说我带来的安全感会在整个过程中起到什么影响,意外的我并不觉得厌烦,甚至是感到欣喜和雀跃的。针对我个人内心感受,我认为没有任何参考价值,不用做论证最后影响结果的因素里。

宫铁心看了一会自己写的最后一段话,又全部划掉,合上笔记本锁到抽屉里。

“宫先生,我要下楼做饭了,你就在这里睡一会?”宫铁心扶正了睡歪的47号。

“啊..?”47号刚从沉睡中醒来,还有些恍惚,他揉揉眼睛。

“我跟你一起下去。”说着抬起手来,宫铁心伸手拉他起来,怕他刚睡醒被冷到把小毯子继续换个方向披在47号身后。

“走吧。”牵着他的手往楼下走去。

TBC.



ps.我在写第一章的时候很顺,开篇一气呵成,到第二章就卡住了,从罗非失忆之后变成47号开始性格设定就很迷茫,导致我中间去摸了嫉妒篇,结果切换成丧病模式一时半会更回不来了...又摸了一些七七八八的才终于找到点感觉,原先已经码了一部分第二章全部删了重写了新的....

就像宫铁心疑惑的一样,我也疑惑,一个人的性格养成是他的过往经历,如果他的过往经历是空白,那么他会变成怎样的状态。这点犹豫了很久,我特别不喜欢很娘哭唧唧的性格,偏好强强,如何在这种设定里还要强强,真的差点头秃了...描写宫铁心的时候,从他的思考方式以及说话的模式我都埋了一些点,算是私设吧。很多时候宫铁心也不太把自己当人..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他压抑了很多东西,希望自己更加冷静甚至冷漠一点..这个我目前的想法。原本宫铁心在大东亚医院做人体实验的医生,为日本人做研究..有兴趣可以去看看~还不错  年轻的居居

原定计划三章就能结束被群里的太太们群嘲不科学,一语成谶...浇汁笑我格局这次扯大了三章肯定完不了..我尽量精简到四章完结。